InPowerS.Net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10937|回復: 87

我愛上了..我的哥哥..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6-9-13 22:49:5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第一章 

我叫藍敏,是一個長的不太漂亮又不懂得溫柔的女生,但是,我有一個哥哥讓我很驕傲,他叫藍翼。這個名字我覺得好特別,在我開始懂事的那天我問過媽媽,為什麼要幫哥取這樣的名字?


她說:『藍翼,藍色的羽翼,會像青鳥一樣守護我們呀!』

像青鳥一樣的守護我們?!那時我年紀還小,就把媽媽的話當成神話故事在聽一樣,一點也不在意;但是,哥真的是我們家的守護神。

從他出生的那一刻起,家裡就慢慢有了新的變化。一開始,爸爸的生意沒多久就好轉了,突然賺進了大把的鈔票,把媽媽都嚇到了,從那一刻起我們家的經濟又死灰復燃了。再來,媽媽的美容事業也有了起色,本來快倒的美容保養,一下子又不知道開了幾家分店,名聲大噪,還上報呢!雖然我的爸媽工作都很忙,奇妙的是他們竟然還有多餘的時間跟力氣,把我生到這個世界上。仔細想想,這樣不就不能睡覺了嗎?

哥也很厲害,讀幼稚園的時候,就有著一付小大人成熟穩重的樣子,做起任何事都有模有樣的,老師都對他稱讚不已呢!上了國小、國中,甚至到了高中,每年的畢業典禮,台上總是少不了他的學生代表致詞,老是拿全校第一名,看他平常也沒什麼在讀書,卻可以這麼輕鬆的得到這些頭銜,我開始懷疑:我真的是他妹妹嗎?因為他所有的優點都是我沒有的,我就是一個很平凡普通的人,跟他那光芒萬丈的姿態一點也比不上。

哥他長的很帥,因為喜愛打籃球,所以練就了一身的肌肉,還長到184公分,還有從小就是美型男的樣子,所以身邊的桃花總是不斷。每次打球的時候,球場邊總是圍著一堆他的「球迷」,還大叫著:『藍翼加油!藍翼藍翼第一名!』要我說出這樣的話,不如殺了我吧!不過,他對我說話卻很兇又很毒辣。

拜託!我可是他妹妹耶!理當應該要對我更珍惜疼愛吧!

正當我在讚嘆跟抱怨的同時,天外飛來一件超級汗臭味的上衣在我頭上。

『喂!拿去洗,還有這條褲子也要。』 唉…也許這也是當妹妹的幸福吧!可以幫這麼帥的哥哥洗衣服。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2:57:3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一如往常的,哥開著他的賓士敞篷車到學校去上課,我在二樓的陽台看著他出門,心裡有種「要不得」的感覺。學生就是要有學生的樣子,怎麼可以這麼囂張的開賓士到學校呀!好歹也跟我一樣騎摩托車吧…


不過,他那台銀色賓士跟他還滿襯的,也許是哥很帥吧!

「哇∼要遲到了!」我急忙的跑到樓下隨便挑了一雙休閒鞋套上,發動車子,以80公里的時速飆到學校。到了學校,我隨便找了個停車位,把車停好馬上快速的跑進教室,只是,我仍然遲到了。我蹲低了身體跑到教室後門,看到老師剛好翻過去在寫黑板,嘿嘿…機不可失,就趁現在偷偷溜到我的位子坐好。當我溜到我位子上的時候,老師也剛好翻過來往我這裡看。

他拿起點名簿看了很久,也不知道在看什麼,然後又抬頭看我一眼,『藍敏!妳又遲到了!還想裝傻呀?』

「老師,我…」

『今天又是什麼理由呀!』全班同學聽到老師這樣問我,都看到我這個方向大笑,害我恨不得現在有個洞給我鑽進去。

「沒…有啦!」

『老規矩,放學去掃廁所。』

「…」又是這樣!每次只要掃地的婆婆請假,我就會被「調」去掃廁所。想必今天婆婆又請假了吧…

我發誓,下次選座位的時候我一定要選離門近一點的。

坐在我旁邊的好朋友-玫琳,用課本擋住她自己的臉問我:『藍敏,等一下要吃什麼呀?』

「什麼…」我無奈的看著她,朋友有難,妳居然還吃的下?我伸出手裝腔作勢的要打她,她給我躲的遠遠的,還跟我小聲的說,『不要這樣嘛…我是怕妳餓呀!』妳才不會怕我餓呢!因為妳自己本身就很會吃,哪會想到別人呀!

「少來了!當我第一天認識妳呀…上課啦!」我拿出課本擋住我的臉不讓玫琳看到。

等了45分鐘漫長的等待,終於聽到下課鐘聲響起,天呀!這個鐘聲等於是解救我了一般,實在太感謝啦!玫琳把她的椅子挪過來靠近我,『藍敏,今天怎麼不搭妳哥的便車呀?這樣就不會遲到啦!』

「是這樣嗎…?」我帶著疑惑的眼神瞄著玫琳的臉,她馬上把臉撇到窗戶的方向往外看,還帶著傻笑。

『厄…』

「妳是因為我哥吧?才不會因為我呢!」

『藍敏,妳別這樣嘛!妳哥那麼帥,是女生都會喜歡的呀!ㄟ,妳到底有沒有幫我問妳哥呀?』

「問什麼?」

『什麼?妳忘記啦?就是他有沒有女朋友的這件事呀!』

「ㄡˊ∼沒問耶!」

『妳怎麼這樣啦!妳自己答應人家的耶!』

「我又不是整天沒事做,滿腦子只要想著妳這個問題就好了呀…那既然這樣,妳為什麼不親自去問呀?」

『不要啦!我怕他會討厭我。』

「哈∼那妳就繼續怕吧!」我起身走出教室外,玫琳還是不死心的拉著我要我幫忙。不是我不幫,而是我哥根本就不會喜歡比他年紀小的女生。我們都跟他差快3歲,差1歲他就快受不了了,何況是我們!我很想跟玫琳這麼說,但是看她這麼積極,我又不好意思。 不過,感情這玩意兒還真奇怪。妳以為不會碰到,它偏偏就來;當妳想要,它又躲妳躲的遠遠,我說呀!順其自然就好了∼管它那麼多。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2:57:4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章

『媽,今天晚上我不回來睡了。我還有個報告沒趕出來,我要去同學家睡。』


『那你小心點。』

我在樓梯間聽到哥今天晚上不回來了,那太好了,今天就不會有人叫我做牛做馬了。每次只要他在家,晚上我都不得安寧,明明要吃宵夜的人不是我,卻要我去做,哪有這麼大牌的哥哥呀!

『藍敏,妳下來一下。』

「幹嘛?」

『這是妳哥的信,拿到他房間去放。』

「好像是情書耶!還寄到我們家來,真老土。」

『不要偷看人家的東西,快拿上去。』

「我才沒興趣看呢!」看著信封的字跡,整齊又漂亮,真不知道這個寫信的女生是誰?這麼不知死活的來表白。

打開哥的房間門,裡面全部的東西都是高檔貨,不管是液晶螢幕,還是牆上的電漿電視,或是他的液晶電視,所有東西都是輕、巧、薄型的。真搞不懂,媽怎麼會讓他用這麼多這麼貴的東西呀?我把信放在桌上,再看著這房間,感覺到有一股寂寞,或許是因為哥放在桌上的相片跟項鍊吧!

相框裡擺著他最愛的人-羽晴姊。在我第一眼見到羽晴姊的時候,她美的讓我為之讚嘆,在外型上她跟我哥簡直就是超級配對,而且還彌補了我哥脾氣上的不足,一個兇巴巴,羽晴姊卻溫柔的跟天使一樣,他們國中就相識,之後相戀,兩個人是情侶,更像朋友。哥很愛她,甚至可以為她犧牲,只是,老天實在太殘忍了,羽晴姊的家人不諒解她跟哥在一起,哥不懂,就連我也不懂,為什麼這麼相愛的兩個人卻沒有資格在一起?最後,在羽晴姊19歲的時候,強迫移民到美國洛杉磯,連最後一面也沒來得及見到就這樣走了。而那條項鍊,是要送給羽晴姊當19歲的生日禮物,我想,哥再也沒機會親手幫她戴上了吧!

那一年,哥一直不開心,也變得很少笑,在他臉上,我再也看不到以往的幸福,我只看到無盡的孤寂深淵。

「希望哥可以再找到幸福讓他落腳,不然,哥就太可憐了。」在我心裡,我是這麼為他祈禱,只是我那個惡毒的哥哥才不稀罕我這樣想呢!

「鈴∼喂。」我的手機怎麼會在這時候響呀?

『藍敏,是我啦!』

「玫琳…幹嘛?這麼晚了妳還打電話給我。」

『我跟妳說唷…嘻嘻!』

「妳幹嘛一直笑呀?說呀妳!」可能我也有點累了,所以脾氣就不好了吧!

『妳哥現在在我家耶!我還聽說今天他要睡我們家唷!』

「什麼?!我哥!」哥不是要去同學家嗎?不會那個同學就是玫琳的哥哥吧!

『我現在好緊張唷!因為我媽叫我送點心給他們。』

「喔!那恭喜妳啦!沒別的事了吧,那我要掛囉!」

『ㄟㄟㄟ…幹嘛這麼冷淡呀?妳該不會以為我早就跟妳哥在一起了吧?!』 「哈∼玫琳,這樣的話虧妳想的出來,告訴妳,不、可、能!晚安。」預防那個笨蛋玫琳半夜神經病打電話給我,我看還是先把手機關機好了。不過真沒想到,哥竟然跟玫琳的哥哥是同學,我想玫琳今天晚上一定睡不著了吧!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2:58:06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章

「藍敏呀,爸媽今天要跟老朋友去聚個會,晚上不回家吃飯了,還有婆婆晚上家裡有事,所以沒辦法幫你們兩個煮晚餐了,妳跟翼就自己搞定吧!」


唉…我那對不負責任的老爸媽又來這一招了,又要聚會,哪那麼多會好聚呀?

「原來婆婆今天有事呀…我看我還是再回去睡一下回籠覺好了。」

當我快躺到床上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身下有一股龐然大物在擩動,我嚇的大叫一聲,退的遠遠的一步也不敢靠近。觀察了很久發現好像沒什麼動靜,乾脆走過去一把把棉被掀開算了,想不到我一掀開竟然看見我哥躺在我的床上!

「喂!藍翼!你幹嘛呀?」哥就像死掉了一樣,怎麼樣大聲也吵不醒他,我就用手用力的推他肩膀一下,他竟然還撥開我的手耶!可惡呀…

『不要吵啦!』

「什麼不要吵!這是我的床耶!你幹嘛在這裡睡呀?」

『厚∼婆婆把我的彈簧床拿到院子去曬太陽了啦!妳的床借我睡一下又不會死…』

「哪有人這樣的呀…」我跑到我房間外的陽台往下看,真的耶!哥沒有說謊,婆婆真的拿了他的床在曬!只是,哪有人挑這個時間呀?婆婆妳也真奇怪!那我要睡哪裡呀?總不能一起睡吧!而且再看看哥的睡姿,整張雙人床都被他佔滿了,我要睡哪呀?可惡!我怎麼會有一個長的帥,但心地卻不善良的哥哥呀?…

「還我啦!搶我的被子!」我不顧他的昏睡,硬是把我的涼被抽走,天氣這麼熱,我想他不蓋被子也不會感冒啦!

我只好脫著我的小涼被走到他的房間沙發上躺下了。

也不知道我睡了多久,當我眼睛一睜開就看到外面的天色都暗下來了。可能是睡太久了,頭跟意識都有點模糊,不過至少我還會走路。想去冰箱找東西吃,卻看到餐桌上擺好了晚餐,奇怪?婆婆不是回家了嗎?怎麼會有時間煮東西呀?往前走去一看,哥…怎麼穿著圍裙在做飯呀?而且好不搭耶!

「我說,太陽從西邊出來啦!」

『幹嘛?』還是一樣那個口氣,平平的,卻又聽的出來他想生氣。

「婆婆什麼時候走的呀?」

『下午3點。』

「那你睡到幾點呀?」

『下午5點。』哥回答我的問題同時,又連續端出了幾盤香噴噴的菜到桌上,嗯∼麻婆豆腐、普通的炒青菜、一鍋玉米濃湯,和兩人份的白飯份量,感覺還滿有模有樣的嘛!

「那婆婆走的時候你應該還在睡呀!你怎麼會知道呀?」

『因為婆婆要走的時候還來跟我說一些話,所以我才知道的。還說這麼多幹嘛,我都快餓死了,吃妳的飯啦!』

「開動!」

滿桌的家常菜,還真看不出哥有這一身好手藝,那怎麼以前都不展現呀?要是讓玫琳知道我哥會下廚,我想她一定更愛他了吧!玫琳愛吃,既然哥會一點,那正好符合她的條件呀!只不過說來說去哥還是不喜歡年紀比他小的女生,也許有一半的原因是因為羽晴姊吧!

我看飯桌實在安靜地可以,我只好現在就硬著頭皮幫玫琳問她想知道的答案囉!我想我等一下一定會被惡言相向吧!

「嗯…哥,那個…」

『幹嘛!』

「我想問你…你現在有沒有女朋友呀?」這個答案想都不用想,一定是沒有。

『妳問這個幹嘛?』

「沒有啦!好奇嘛…」我靜靜地看著哥想著他下一步會做什麼。哥放下手中的碗跟筷子,站起來面無表情的看著我,該不會他…生氣了吧?我想應該不可能才對。他什麼也不說的慢慢走上樓,在我快看不到他的背影時,他翻過頭來回答我說:『碗筷記得洗。』

什麼嘛…我還以為是要跟我說沒有呢!算啦,哥的個性我又不是不清楚,他這個人就是這樣。 哥又找機會溜掉洗碗了,藍敏呀藍敏,為什麼妳每次問問題都挑錯時間呢?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2:58:2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章

『藍敏,等等我呀!』我翻過去看是誰在叫我叫的這麼大聲,我就知道會有不祥的預感,玫琳在我身後努力的追趕我。


「妳又怎麼啦?」

『妳…妳問…問了沒呀?哇…好喘…』

「拜託妳先喘完再跟我說話吧!害我都跟妳一起喘。問了啦!」

『結果怎樣?』

「沒有。」

『沒有是指沒有女朋友嗎?』 :fan:

「我怎麼會知道。」

『妳是他妹耶!怎麼會不知道?』

「但我不是他肚子裡的蛔蟲呀!玫琳拜託妳呀,放過我吧!每天一大早來上課,第一句就是先問我〝妳問了沒?∼〞還用那種很噁心的表情看著我,我快瘋啦!」我加快我的腳步不想讓玫琳追上,但是憑著她那窮追不捨的精神,我實在很難一個甩掉她在身邊。老天呀…你怎麼可以這麼殘忍?對我來說真不幸!

經過學校的籃球場,我又聽到一群女生在喊啦啦隊的口號了,再把眼睛對向那裡,果然又是我哥在球場上英姿煥發。

『藍敏,妳哥耶!好帥唷∼』玫琳看到我哥整個眼睛都發亮了,完全無視於我的存在,不過這樣也好,這樣我就可以順利的走進教室了。只是老天好像還要給我考驗一般,球就這樣好死不死的打偏到我這個方向來了。

拜託∼怎麼樣都千萬不要叫我!我可不想被一堆球迷給追殺。

『藍敏,球!』真的叫出口了,我會被你害死的啦!看著地上的球,又回頭看著整球場的人的眼光都在我的身上,現在我不禁覺得有一堆蟲在我身上亂竄,爬的我整身癢癢的好像透不過氣。我伸出我那雙「顫抖」的手把地上的球拿起,用我生平最大的力氣往藍翼的方向丟去,但是我不喜歡籃球,所以球技不好,球就這樣被我丟歪了。

我用餘光往球場方向瞄了一下,發現大家的神情好像都在笑我,有的還交頭接耳不知道在說什麼;再偷看哥一眼,他是一點表情也沒有,手長的他,一伸出手就把我丟歪的球給抓回手中,然後又繼續回到場上運動。所有人又好像沒事了一般繼續幫忙加油歡呼,哥的魅力畢竟遠大於我,不過這樣對我來說也好。換作是我,我絕對無法忍受自己活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

上帝呀∼你還是眷顧我的!

「我想今天可能沒有辦法安靜的上完一天的課吧!」因為我直覺,今天一定會有很多仰慕我哥的女生群跑來問我,也許更慘的是會被興師問罪呢!結果真的不出我所料,到了下午,我果然成為班上最受「注目」的焦點人物。

『藍敏,妳是藍敏吧!那藍翼真的是妳哥囉?』路人甲興奮的問我,但我只有對她苦笑了一下。

『妳哥有沒有女朋友呀?』路人乙突然插話,只是在這麼多人之中我完全不知道誰是誰在發問,這樣的情況實在是太混亂了。

『藍敏,外找。』太好了,終於可以脫離這群花癡迷了,一直跑來追問我哥的消息,真煩!我踏著我愉快輕鬆的步伐到教室外,主角又在這個時候出現了,就是我哥。

「…」我本來有點轉好的心情一下又跌到萬丈的深淵。

『這個放學幫我拿回家,還有,不准偷看。』從哥手上接過一袋牛皮紙袋,疑?他怎麼會知道我想偷看呀?厲害厲害。

「好啦…你趕快走啦!麻煩!」

『為什麼?』哥完全不知道他的帥勁帶給我很大的困擾,還一付不關他的事一樣。

「你沒看到我們班都是女生嗎?全部都是你的球迷,從你籃球打歪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被問到現在。所以你還是趕快走吧…」我想把哥推離這紛擾的地方,可是哥卻不理會我的走進我們教室,不會吧?!你也太大膽了吧!

『藍敏是我妹妹,誰要是還敢再來煩她,我就要他好看。』

「…」

不只是我,在場全部人都傻眼安靜地看著我哥的離去,班上寧靜的有點詭異,我想在場所有人都被嚇到了吧!不過哥的一句話還真有用,像是聖旨一樣,再也沒有人來問我哥的事情。 嘻嘻…!這也是當妹妹的好處吧,有這麼帥的哥哥幫忙解圍。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2:58:3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章

大學生真麻煩,要做一堆論文,其實裡面根本就狗屁不通,對了!那天哥叫我拿回來的牛皮紙袋還放在我的床頭櫃上,現在拿去給他好了。在走廊我看到哥房間透出一道光線,我想應該還沒睡吧!我打開門,看到他失魂落魄的背影,我知道,他又再想羽晴姊了。


「哥,這是你的東西,我放在這裡唷!…」奇怪?怎麼都沒反應呀?我再繞到正面去看,看到哥拿著那條項鍊還有酒在哭。

「哥,你…喝酒啦?」羽晴姊走的那天,哥也學會了怎麼喝酒,但除了米酒跟啤酒以外,其他的他都喝。我蹲下想試圖把哥搖醒,只是怎麼也沒反應,看到他這樣,我有點心疼。

「心疼?!我…怎麼會這樣想呀?」對呀,我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呀!突然哥握住我的手,我嚇了一跳想把手伸回,結果還是被緊緊握住。我看著哥的眼睛,我看不清楚他的心,我只知道他還是把自己封閉在19歲的那年,羽晴姊走的那年,他一直不肯放過自己,始終覺得自己有罪有錯,可是這並不能怪哥呀!

「哥…」

『羽晴…為什麼妳要走?…難道是我的錯?還是我做的不好?…』突然我被一股拉力拉進懷中,我知道哥把我當成羽晴姊了,因為喝酒的關係,哥好像也變的溫柔了。時間就好像停止了一樣,這一刻好安靜,也很痛心,如果現在這樣抱著我可以讓哥放過自己的話,那哥,我們就這樣吧!就這樣安靜的相擁平靜彼此的心吧!

過了一段時間,我發現哥的手鬆開了,但頭還靠在我的肩上,我輕輕的推開看了一下,哥他睡著了。酒精再加上難過,使他疲憊的熟睡了,這樣也好,哥,這樣也好。

回到房間,我突然羨慕起羽晴姊,有個這麼多情的男人在這裡等妳,到底妳有什麼原因不能跟哥和我說?難道妳就這麼狠心的放我哥這樣過日子嗎?妳走的這幾年,妳又怎麼會知道哥是怎麼活的?妳根本什麼都不知道,卻這樣的離開,妳才有罪,妳才做錯!我…我幹嘛那麼生氣?…這是他們的事,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呀…我,我在氣什麼呀?…

「難道…我愛上哥了?…不可能!我再笨也不至於把自己淪陷到這樣的地步,不可能!可是…剛剛哥那樣抱著我,我卻好希望自己真的是羽晴姊,不會吧?我怎麼可能愛上一個這麼惡毒的哥哥呀?…」

我爬到床上把頭用涼被悶住,盡量不讓自己再想這麼荒唐的事情,可是,越是不想去想,就越是會在內心去探討。 我真的愛上哥了嗎?…天呀!誰能告訴我呀?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2:58:5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七章

寧靜的早晨,寧靜的餐桌上,婆婆幫我們做好了早餐。我看著哥不發一語的吃著早餐、看著報紙,很悠閒無負擔的表情,讓我覺得他的心好像有點變好了。


『看什麼?』

「沒…沒什麼!」

『紙袋妳昨天晚上幫我送過來的?』

「嗯。」

『我要去學校了。』

「哥,等一下,我今天要****的便車。」

『為什麼?』

「因為我車拿去修了嘛…」

『快點。』哥沒有罵我,口氣跟心情似乎也很不錯,我馬上拿了書包、穿上鞋,跟在哥的後面。一路上我們都安靜的沒有交談,只有廣播的音樂環繞在整個車內,我偷瞄了哥的側臉,發現他今天戴了墨鏡,還是水藍色漸層狀的,很帥。

『妳該換車了吧!』

「什麼?」

『妳不是也有汽車駕照嗎?幹嘛不買車?』

「…不想買。」其實,我只想被你載就好了。

『到了。』

「…」

『妳先下車,我要去停車。』

「喔。」哥還是那個樣,也許,我剛剛坐的位子,只有羽晴姊才可以有的專屬位子吧!如果我是羽晴姊的話,也許哥就不會對我這麼冷漠了吧!…我怎麼又這樣想了呀?拜託…他是我哥耶!要是愛上他的話那就是亂倫了耶…天呀!你還要給我多少的考驗才肯罷休呀∼!走進教室,看到玫琳正望著窗外猛笑,我偷偷摸摸的跑到她後面跟她一起偷看,我就知道,她的眼裡只會有藍翼,哪還容的下任何人呀!

「喂!」我在她耳朵邊吼了一聲,玫琳嚇到差點跌倒的樣子也讓我傻了一下。

『幹嘛啦?這麼大聲!』

「今天我可是如妳的願搭我哥的便車了,妳可以在這裡舒服吹冷氣的看著我哥進教室,妳還不謝謝我呀?…」

『謝謝妳,藍敏∼』玫琳整個人都快貼到我的身上,還不時的摩蹭我。

「哎呀∼好噁心呀!我很正常沒有那方面的癖好,妳不要這樣唷!」

『我也沒有。』

「上課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吧?教授怎麼還不來呀?」我無奈的抱怨,因為我不想上課,只想溜回家睡我的回籠覺。一個從教務處來的主任開門進了我們教室,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了兩個大字:自修。

『教授最近可能沒辦法來上課,學校會盡快安排新老師來,現在大家就先自己自修吧!去圖書館也可以,不過不可以離開學校。』

什麼嘛!那我那麼早到幹嘛?「玫琳,陪我去買飲料。」

『好呀!』

怎麼販賣部這麼多人呀?早上還有一堆人跟我一樣沒課嗎?真倒楣。突然有個男的指著我大叫:『就是她!她就是藍敏!』

幹嘛呀…別一堆人衝向我唷!我可是會發脾氣使出柔道對付你們唷…奇怪?我臉上有飯粒呀?看著我幹嘛?一個長的很美的女生走向我,看得出來她的眼神在我身上上下的打量我,我想八成又是因為藍翼的關係。

『妳,真的是藍翼的妹妹嗎?』她用了一種很不屑的口氣問我,拜託!我可沒有那種閒功夫陪妳們玩耶!

「對呀,玫琳,走囉!」

『真不像。妳是被抱來養的吧?』

「什麼?」抱來養?看妳長的漂漂亮亮,沒想到是個沒腦子的女人。

『翼長的這麼帥,可是從妳身上看來…實在沒有什麼說服力證明妳就是他妹妹。』

「我哥是長的很帥,我想,妳是在忌妒我吧!」我決定要好好的激怒她。

『我為什麼要忌妒妳?』

「妳當然要啦!因為我可是每天跟妳們的夢中情人朝夕相處,睡在同一個屋簷下的人呀!所以妳當然要忌妒我囉∼」

『妳…』

「還有,我哥曾經說過誰都不准再來煩我。妳很大膽,妳不怕我告訴我哥嗎?」

『…』看到她那張惶恐害怕的臉蛋,我努力憋住笑,想跟我比說話毒,只有我哥贏的了我,他是我認為說話最殘忍又毒辣的人。想跟我比?門都沒有。

只是,看到她們一個個的為了我哥而對別人說出傷人於無形的話,難道這就是真正的愛嗎?愛應該要寬容、要有肚量,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都應該要欣然接受才對,包括…妳所愛的人的家人。也許是我真的說中了她們的心聲,因為我是「妹妹」的關係,所以可以很自然的跟藍翼生活在一起,她們對我這樣的生活很羨慕,但是,她們卻不知道,哥的心裡破了一個很大的洞。 那個洞…沒人能補,只能讓冷風無情的吹過…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2:59:1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八章


『藍敏,妳報告交了沒呀?』一大早的,我眼睛都還沒來得及睜開就接到玫琳電話的追問。



「幹嘛啦?妳不知道我睡覺時的脾氣很壞嗎?」


『因為剛剛班長跟我說教授好像沒有拿到妳的論文,叫我跟妳講一聲…』


「沒拿到論文?怎麼可能?」我嚇的馬上在床上坐起來,論文我可是親自交到辦公室裡的呀,怎麼可能會沒有拿到呢?


『反正妳有備份吧?再印一份出來就好了,要快點唷!』


在我要起床梳洗的時候,好像聽見睡醒的呢喃聲從被褥裡面傳來的,這個聲音怎麼這麼耳熟呀?該不會是…


我快速的掀開一看,哥!他怎麼會睡在我房間?


「藍翼,你怎麼睡在我房間呀?」我用腳大力的往他小腿上踢一下,可是好像沒什麼反應,還給我翻身睡去。


「喂!」這樣的情況還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從我升上國中之後就再也沒有跟哥睡在同一張床上了,而如今我已經是個大學生了,這樣無聲無息的跑進我房間,還躺上我的床就這樣呼呼大睡,怎麼?難道我這裡比較香呀!


『藍敏…昨天妳好吵…一直說夢話…』


「夢話?我說什麼了?」我很緊張,因為人的淺意識是很可怕的,不然為什麼有人會想求助於催眠!


『…好像說,我想愛你…可是…你跟我卻永遠也不可能…老天爺真殘忍,妳到底在說什麼呀?』


「…」我想我現在的表情一定很好笑吧!我竟然說「我想愛你」?那…那個你,是誰?不會是…藍翼吧!


不、應該不可能才對!哥對我這麼壞,說話又不留情,我怎麼可能眼光這麼低?更不可能讓自己沉淪在這樣違背道德的感覺中呀!


哥突然坐直身體,別過臉來一直朝我眼睛看著,看著哥那雙深邃的眼矇我卻什麼也看不到,連他最深層的內心也碰觸不到。


難道我,真的愛上哥了?…


哥就這樣不發一語的一直看我,我沒有一直被別人看的習慣,不自覺的臉也就低下了,而且還感覺有點發燙!


哥在看什麼呀?我又在幹嘛呀?


他伸出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妳是不是感情遇到問題了?』


「什麼?」我驚訝的臉可想而知。


『最近妳好像怪怪的,精神有點恍惚,跟我說說看,那個人是誰?』


哥的口氣好平,好溫柔,跟平常相處的他不一樣,或許是剛睡醒的緣故吧!可是我怎麼能說呢?


我竟然愛上自己這一輩子都不可以愛的人,那個人,竟然還是我眼前的你!


「我沒事,真的。」我努力的想在臉上擠出笑容,卻怎麼樣也不自然。


『妳是女生,還是我妹妹,我應該要關心妳才對。不要再想那麼多,有事的話跟我商量,也許我會給妳好的意見也說不定。我回房間再睡一下。』


哥他摸摸我的頭,安靜地下了床走回自己的房間,而我,仍然是驚魂未定。


也許他也是過來人的關係,因為他跟羽晴姐的關係,所以可能不希望我也跟他走上一樣的路,不過我想昨天晚上在說夢話的時候,哥應該才剛躺下睡著沒多久吧! 這樣亂倫的感覺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他是哥哥呀!唉唷∼我突然覺得自己好污穢唷!我看現在還是先把我的報告弄好交出去再說,其他的等我腦袋空一點再想好了。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2:59:3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

下午我順利的把備份過的報告「親手」交到教授的手上,經由我眼睛的見證我非常放心,這次絕對不會再不見了!我還得感謝玫琳早上這樣打來通知我,還無端端的挨了我一頓罵。



「玫琳呀,我問妳唷…妳,到底喜歡我哥哪一點呀?」


『妳哥他很帥呀,加上品學兼優,這樣完美的人要到哪裡找呀?妳幹嘛問這個呀?』玫琳說就說,還雙手合十,活把自己當成是漫畫裡的女主角一樣可愛模樣,真是噁心死我了。


「沒什麼,問問而已。」其實我只是想確定她們這些人喜歡我哥的理由跟我喜歡的理由是不是大同小異,現在聽到這樣的回答,我可以很確定的說:不、一、樣。


沒有人不喜歡美的人事物,再加上要是有個帥哥在眼前,目光包準被吸引過去;可我覺得我有不同的地方。


我當然不否認哥的帥勁,甚至我以他為傲,但因為他那顆受傷的心,好像激發出我的〝母性〞特質,想保護他,不再讓他受到外界的傷害;但我又看到每個為哥爭風吃醋的女生,更是激發我的〝女性〞特質,想待在他身邊好好愛他,讓他的心有落腳的地方。


而這些外人,只因為看到哥的外表而看不到內心世界有多冰冷就這樣盲目的愛他,我覺得他們好膚淺。


『藍敏…藍敏,妳在幹嘛?發呆呀!』玫琳在我眼前揮揮手,試圖想把我拉回現實,我什麼也沒說,只是對她淺笑了一下就走回教室上課。


望著窗外的藍天,陽光它刺眼的讓我幾乎快要睜不開眼,聽到球場傳來的加油聲,可能又是哥在場上打球了吧!


我坐挺了身體,眼睛向球場瞄了過去,看見哥正在場上帥氣投球的樣子。每個跟他同時間上體育課的女生,全都跑去旁邊圍觀。


哥的樣子好耀眼,似乎比太陽還亮眼,為什麼我的目光會這樣離不開哥的身上呢?


汗水在陽光下灑下變成一片金黃,而哥心中的悲痛好像伴隨著每一次投進球的快感漸漸平靜。


就這樣下去有多好!哥就永遠也不會再痛苦的綁住自己了。


我好想…緊緊的抱住哥。


緊緊的抓住哥的心,讓它不再浮動…。


『藍敏…藍敏…』我好像聽到極為小聲的音量在叫我,可是我卻還沉浸在我的幻想世界裡。然後有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我的旁邊,我本不想理會,但是對方似乎一直在叫我,我變了個表情,不悅的抬起頭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糟!是老師。


『藍敏,妳上課遲到就算了,還給我發呆,竟然還敢給我使臉色看,妳膽子倒挺不小的嘛!』


「老師,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下次不會了。」真糗,我低頭瞄了玫琳一眼,看見她用唇語跟我說:我已經叫過妳了,是妳不理我的。


『還有下一次呀…哇,妳膽子真的不小耶!』老師的每一句話都惹的全班大笑聲不斷,害我尷尬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唉唷…老師你就別再罵我了,快點宣判我坐下吧!


『坐下吧!再給我發呆妳就完蛋啦,聽到了沒?』


「喔。」


都怪哥啦!沒事這麼耀眼幹嘛,害我的心都不知道飄到哪裡去了,還被老師在課堂上糗了一番。 真丟臉…。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2:59:5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我回來了。」



拖著今天被精神轟炸的身體回到家,突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不過還好沒有人知道我在上課的時候在想哥,就連玫林也不知道,要是讓她知道的話我還用活嗎!


上了二樓經過哥的房間聽到有點吵雜的討論聲傳出,我偷偷的從門縫往裡頭瞄了一下,好像是哥的朋友。


人家說:「三個女人聚在一起可以變成一個超級市場」,我想男人也好不到哪裡去。


房間裡也是三個男生,一樣很吵。


當我要走回房間好好躺下休息的時候,發現我的書包被人用手拉住,難以往前。


翻過頭去,看到哥的臉靠的我好近。


「幹嘛…」,我馬上推開哥的手向後退了兩步,「不出聲想嚇死人呀?」


『喂,幫我弄點心到我房間,好不好?』


「婆婆呢?」


『她去買菜了。』


「…好啦,你們要吃什麼?」真是的,每次都是我!怎麼這麼倒楣呀?


『一杯綠茶,兩瓶可樂,點心隨便。記住!綠茶不加糖。』


說完後哥就回到房間繼續跟他的朋友聊天,留下在走廊錯愕的我。


錯愕的我只好再拖著我沉重疲憊的腳步到廚房,準備那些大男生要吃的東西。突然覺得我也變成老媽子一樣了,居然在這裡幫忙準備吃的。


「綠茶…好了。然後…」我一一準備著哥交代的東西,放到托盤裡。


『嗨!』突然一個聲音嚇到我,害我把餅乾掉到地上。


「幹嘛啦?害我東西都掉了啦!幹嘛亂出聲呀?奇怪…」


忙著撿東西的我自然是沒看到這個聲音的主人的臉,反正我也不想知道他是誰!因為他害我要把地板弄乾淨,不然會招來螞蟻。


「不用弄了啦!我等一下再叫婆婆擦啦!」


『妳生氣囉?好可愛唷妳生氣的樣子!』這個男的不要臉的跟在我旁邊真討厭!


「什麼?!」


我更氣了!什麼叫「好可愛唷妳生氣的樣子!」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這句話的意思,不然我叫你吃不完兜著走!


「我不管你是誰,還有我可不可愛也不關你的事,你給我走開!」


『我是你哥的朋友,我叫徐皓,可以跟妳做個朋友嗎?』


我看這個人的臉,我是面無表情,他則是嘻皮笑臉,看了就討厭。


「不、可、以!」


我用飛快的速度走到哥的房間,用力的把托盤放到桌上,馬上轉身回到房間〝自閉〞。


『藍敏,怎麼了?』


「沒、事!」


我承認我現在的態度很差勁,但是那個叫什麼徐皓的人更討厭。


要不是剛剛我手上有拿東西,早就用柔道讓他嚐點苦頭了,到時候看他還笑不笑的出來! 整個人完全累斃的我,慵懶的躺在床上,也許是真的太累了,不知不覺得就慢慢失去意識,去找周公聊天了…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3:00:1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章


不知道睡了多久的我,終於因為手機的鈴聲大噪而被吵醒。



想拿起手機看來電顯示,竟然還沒有來電顯示。可惡!到底是哪個不要命的打電話來吵本小姐睡覺?


「喂!誰啦?」我的起床氣很差,只要不是睡到自然醒的狀態下,通常都不會有好話出口。


『喂,妳還再睡呀?抱歉打擾囉!』


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還裝的跟我很熟,什麼「抱歉打擾囉!」,噁心死啦!


「管你是誰,有話快說!煩死了!」


『我是徐皓,這個星期日可以約妳出來玩嗎?』


徐皓?!不就是今天下午的那個討厭鬼嗎?他怎麼會有我的電話呀?嚇的我突然清醒。


「我問你,你怎麼會有我的電話號碼?誰告訴你的?」


『你哥呀!哥哥總不可能不知道妹妹的電話號碼吧!』


罪魁禍首原來是哥!


哥腦袋在裝什麼呀?裝大便嗎?怎麼可以隨便把我的電話號碼給這種人呀!


「我警告你唷!你最好給我馬上從你手機裡面刪除我的電話號碼,要不然你就死定了!我告訴你。」


我現在非常肯定的是,我已經到達崩潰的臨界點了。


『我還想跟妳出去玩耶!怎麼可能殺掉?不要這樣嘛!每次看到我就沒有好話,偶爾妳也對我溫柔一點呀!』


「溫柔?!啊-我警告你,不、可、能!」


我不想再聽到這個人的聲音,想也不想的馬上把手機關機,然後跑到哥的房間去「興師問罪」。


我跑到哥房間的門口,看到房門沒關,就直接闖了進去,「藍翼,你給我出來!」


我想這樣大的音量,再聽不到的話,我敢打賭,那個人包準是個聾子。


『幹嘛?』哥從廁所有點不悅的走出來,用那雙快睡著的雙眼瞪著我。


「你幹嘛把我的電話號碼給你朋友?叫什麼…什麼…」


對於討厭的人的名字,我一概都記不住也沒興趣。


『徐皓。』


「對!就是他,他很噁心耶!你腦袋壞啦?亂給電話號碼!」


『我沒有給他。』


「什麼?」


『我沒有給他妳的電話號碼。除非是他自己主動動我手機。』


「…」


現在我的表情一定很好笑,我的心情更複雜。


真不敢相信有這麼沒禮貌的人!竟然沒經過當事人同意就亂動別人的東西!


『他打電話給妳?』哥的口氣很冷,不知道還可以從他口中聽到什麼勁爆的消息。


「不然我怎麼會起來!」


我氣到嘴翹的都可以吊3斤豬肉了。


『不要理他就好了,這傢伙就是這樣,一點也不正經。去睡吧!很晚了。對了,還有,那傢伙要是有對妳怎樣,馬上跟我講,我會好好修理他。』


「…。」


我是不是聽錯啦?還是哥吃錯藥啦?


怎麼突然會對我這麼關心呀!讓我有點受寵若驚了。 哎呀…還管他這麼多幹嘛!下次那傢伙再打電話來煩我,我包準他一定死定了!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3:00:26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二章


今天我仍然搭著哥的便車到學校上課,只是今天我可能要很小心翼翼了。



我在下車的時候把身體壓低,一直往週遭觀察,看那個討厭鬼會不會突然出現。要是他突然出現,我一定會給他一記,把他摔個狗吃屎。.


走著瞧!


『妳在幹嘛呀?』哥疑惑的開口問我,不過我沒有回答他,還是繼續著我那種白痴的動作。


『妳在躲徐皓呀?』


「廢話!你不知道他有多討人厭!哥,我真替你感到倒楣。」我馬上扯開我的大嗓門大罵,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跟哥在吵架呢!


『嗯?』


「有這種人人討厭的朋友,你也交的下去!真不知道你腦袋在裝什麼!」


我想哥的身高剛好可以把我擋住,馬上就跑到哥的後面跟著他的步伐走。


哥有點不耐煩的別過頭來瞪我一眼,我也毫不客氣的回他一眼。


『我陪你去教室。』哥冷冷的跟我說。


「啊?」


『這樣徐皓碰到你也不敢對妳怎樣了吧!』


「喔。」


真想不到,哥以前都不太關心我,反而這一次卻對我這麼好。


哥在想什麼呀?


我想應該是單純想保護妹妹的心在作祟吧!


但是我卻不希望哥這麼想。


哎呀…我在想什麼呀?


終於平安的到了教室門口,我猜想接下來一定又會有一堆女的要圍到這裡來了吧!


還不是因為我們家的大帥哥-藍翼的關係!


「殺出重圍」的我顯得有的狼狽,這群愛慕者的舉動也太可怕了,換作是我,絕對不會這麼平靜的面對,一定馬上拔腿就跑,一刻都不敢多待。


我想是哥司空見慣了吧!


正要走到位子上坐下時,發現有花跟卡片在我的桌上,仔細看看,好像送了99朵的玫瑰。


等一下!不會是…徐皓吧?


我馬上打開卡片,沒想到裡面的每一句話都足以把我的五臟六腑給吐出來。


「藍敏:


妳好!我是徐皓。先別討厭我,我對女生很溫柔的,但對妳會更疼愛有加,因為我很喜歡妳。這束花有99朵玫瑰,它也代表我的心意。妳這麼可愛又這麼漂亮,跟我這麼帥的人在一起,我相信走在路上我們會是最登對的情侶!做我的女朋友吧!跟我在一起妳會很幸福的,我會把我全部的溫柔用雙手奉獻給妳。


就請妳收下它吧!


愛妳的徐皓」


「徐∼皓∼啊--」


我大叫的把花束奮力的丟進垃圾桶內,然後將卡片撕成碎片狀丟掉,坐回位子上繼續燃燒我的憤怒。


還好沒有很多人在教室內,所以沒什麼人知道我的歇斯底里。


此時我並沒有察覺玫琳就在我旁邊,過了許久她拍拍我的肩膀想問我話。


『藍敏…妳…沒事吧?』


「妳說呢?」


我瞇起眼睛狠狠的瞪著玫琳看,只見她對著我傻笑,還不時的往後退回自己的位子上坐好。


徐皓!你這傢伙,要是本姑娘沒有好好的修理你一頓,你恐怕不知道什麼是地獄! 給我皮繃緊一點,你死定啦---!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3:00:4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三章


一連幾天下來,我的語音信箱快要爆了。



我關機不想接到討厭鬼的電話,他卻一直給我在語音信箱裡面留言。


告訴你,我一通也不會聽!更不會開機接你的電話!


我手拿零食氣憤的走到客廳沙發上坐下,翹起我的二郎腿打開電視,準備好好放鬆我的心情。


『打妳電話怎麼不開機?』哥從外面回來了,看他一身的勁裝,想必是剛打完籃球回來吧!


「躲人。」


『躲誰?』哥放下手中的籃球,走到我旁邊坐下。


「討厭鬼。」


『呵…』


哥低聲的笑了一聲,我不滿的撇頭瞪他。真是氣死我了,這時候應該要幫我想對策而不是笑我吧!


『那有個壞消息要告訴妳,妳口中的討厭鬼今天晚上要來我們家住。』


「什…麼?!」


我沒聾吧?那傢伙要來我們家!


『因為他們家有點狀況,所以借住一天。流了一身汗,我回房間洗個澡。』


哥順手拿起他的寶貝籃球往二樓走去,我腦袋一片空白的盯著哥的動作瞧,直到哥的背影從我眼簾消失。


怎麼辦?那傢伙要來我們家!怎麼辦?


啊--上帝呀!你怎麼這麼殘忍?難道玩弄我的人生你覺得很痛快過癮嗎?


我開始歇斯底里的在客廳跟樓梯間來回奔跑,還不時大叫,現在我真的知道發瘋的感覺是什麼了。


婆婆這時剛買完菜進門,看到我的瘋狂舉動她實在不解,用著極微小的音量在呼喊我。


『藍敏!藍敏!妳怎麼啦?』


我突然有點清醒,抬頭看著婆婆的臉,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湧上心頭。


「婆婆…」


『怎麼了?跟婆婆說說看呀!』


這叫我該怎麼開口!


看到婆婆用那種很擔心的表情看著我,我只能面無表情的回應她。


這時哥從樓上洗完澡走下來,還帶著看笑話的表情,跟那種調侃的口氣說話。


『婆婆,妳不要理她啦!祇是今天晚上我們家有客人要來而已。』


『有客人呀?還好,還好我有去買菜。那今天晚上就有菜可以煮了。那我去廚房準備一下了。』


看到婆婆興高采烈的模樣進廚房,再看看哥的表情在偷笑我,我現在已經是最不幸的人了。


「婆婆,晚上不用煮我的份,我不吃了!」


我以極快的速度穿過哥的身邊,衝到我的房間內把門鎖好。


天呀! 希望今天晚上我可以渡過一個安靜的夜晚。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3:01:0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四章


看著牆上的鐘指向9點整,因為整個晚上過於緊繃,所以我人開始顯得有點疲憊。



「好想睡覺…我有鎖門,那傢伙應該進不來吧!…」


實在是敵不過瞌睡蟲的打擊,我只好向它們雙手投降舉白旗,準備去跟周公下棋聊天。


好舒服。


將心情放鬆下來真的好痛快。可以好好的睡一覺來補充體力了,想到這裡,我也不禁失去意識了。


嗯?…怎麼感覺身體這麼重?…明明才夏天呀!這也不像被子的重量呀!…


不像…不像…啊!


我猛的張開雙眼想仔細瞧的究竟,天呀!徐皓。


徐皓這傢伙居然壓在我身上!他到底想幹嘛?


「你…你怎麼進來的?…」我開始禁慌失挫,因為我不知道徐皓下一步要做什麼!


『從門進來的呀!』


「門?我不是鎖起來了嗎?…該不會你…?!」


『我什麼?是婆婆在我進來的前一刻拿衣服到妳房間,忘了幫妳鎖上,只幫妳關好,我就這樣進來啦!妳該不會認為我偷打妳房間的鑰匙吧!』


「你…你給我起來!不要壓在我身上!起來呀你∼」


我雙手使命的想推開徐皓的身軀,但是他畢竟是男生,力量自然比我大的多,反而更是把我緊緊抱住。


這樣的舉動讓我徹底反感,我掙扎,在這傢伙的懷裡掙扎。


『妳就這麼討厭我?』


「對啦∼你再不放手我要叫我哥來囉!」


『妳哥出去了。』


「什麼?!所以你才敢趁這個時候到我房間來對不對?」


『不趁此時要等何時!』


徐皓的臉離的我好近,就連他的呼吸都吹到我的臉上。


好噁心!


「你想幹嘛?」


『你認為我們能幹嘛?』徐皓邪邪的笑著看我,我想這傢伙的腦袋一定很污穢,都裝了一些不該裝的東西跟思想。


不管怎樣,哥!快點回來呀!


『我想∼一親芳澤。』


「…」


天呀!這個人怎麼搞的?我才不要!就算我的眼光再爛也不可能看上你,想親我,看你有沒有本事!


我抬起右膝想由後往上向徐皓的重要部位狠狠的蹬去,他好像知道我有此舉動,很靈敏的用他的左手擋住。


『想蹬我?想謀害親夫呀…那要看妳有沒有這個本事!』


我撇過頭不想讓他得逞,反而他的吻全都落在我的脖子上。


哥…你到哪裡去啦?


「救命呀!∼不要…你…放手…」


徐皓完全不讓我有逃跑的機會,他用左手緊緊的扣住我兩手手腕,右手還伺機解開我上衣鈕扣。我只能雙腿亂踢,使命大叫,期待有人可以來救我。


突然徐皓被人用手從我身上拉開,狠狠的在他臉上賞他一拳。徐皓跌坐在地上,表情痛苦,一付吃足了苦頭一樣。


『給我滾!滾!』


是哥。


哥的聲音跟情緒一樣憤怒,他大聲的斥責徐皓的舉動,並且趕他出門,不讓他繼續多待。


徐皓知道現在的情勢對他不利,馬上往房門外跑了出去。


當我看到徐皓離開我的房間後,我突然有種安心的感覺,我知道,我得救了。回想剛才,我害怕的用雙手緊抓住我的衣領,低頭痛哭。


『沒事吧?…藍敏?』哥走到我旁邊坐下,用手輕輕逝去我臉上的淚水。


「…剛才…」


『徐皓說他想吃點宵夜,婆婆剛好今天比較早睡,我想就出去攤販買好了。沒想到,他竟然趁我出去的空檔跑到妳這裡!沒事吧?他有沒有對妳怎樣?』


「…嗯。我沒事…」


我驚魂未定,哥也感覺到了,『今天晚上到我那去睡吧!』


「…」


『保險一點,來吧!』


哥牽著我的手慢慢的走到他房裡,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進哥的房間,但就屬這一次的感覺最特別。


可能是因為這次的突發狀況,讓我跟哥的關係更親近了。


哥變的開始會關心我,保護我,以前的他總是對我漠不關心。


要是我是哥的女朋友,碰到這樣的狀況,哥又會有怎樣的舉動呢? 我躺在哥的床上,靜靜的看著哥的側臉發呆。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3:01:1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五章


一夜下來,我並沒有睡好,也許是因為昨天徐皓的舉動還讓我記憶猶存,又也許是我在想我對哥的感情。



我知道,再怎麼多想也都會只是我的一廂情願。我根本就不可能得到什麼樣的回應,更不奢求有回應,但我仍抱持那一絲絲的希望在幻想。


我是不是好傻?是的。我真的好傻。


奇怪?我…怎麼流眼淚了?為什麼會有心痛的感覺?是因為我沒辦法在哥的身邊守護他嗎?


我突然好羨慕羽晴姐。


一隻大手抹去我臉上的淚水,而可想而知那隻手的主人就是我哥。他好溫柔,溫柔到好像可以把死亡都給輕易平復,為什麼?為什麼要突然對我這麼好?再這樣下去,只怕我自己會越陷越深。


『哭什麼?還在想昨天的事?』哥蹲在床緣邊,單手扥住下巴,另一隻手則摸著我的頭,好像在給我打氣。


「沒有…」我把臉埋進被子裡不想被看見,如果可以,我也想把心埋進一個沒有人可以看見的地方,這樣,我對哥的感情就可以在那個地方釋放了。


也許那個地方,只有在天堂才找的到吧!


『肚子餓不餓?我去拿上來給妳吃。』


「我不想吃。」


『那好吧!今天妳就先待在我房間,我還有事要出去一下,晚點回來。』


「你要去哪裡?」


我害怕,就算會被笑也無所謂。我緊緊拉住哥的手腕不想讓他走,不想讓他的身影離開我的視線範圍。


『我要去一趟圖書館,我要準備一下畢業展。』


「對唷…你已經大四了。」


哥伸手撥了撥我的頭髮,『傻瓜,不要想那麼多,累了就再睡一下。』,說完,他的身影也就不在我的視線裡了,只留下我一個人在這個空蕩的房間裡。


「哥的房間幹嘛這麼大呀?…」可能是房間太大的關係,讓我覺得好可怕,也有點寂寞。


「哥…你快點回來陪我呀…」


「血緣」這種關係好殘酷,但再仔細想想,如果我不是哥的妹妹,他會不會理我?還會像現在這樣對我這麼好嗎?我不知道。不過從外人的情況看來,我想應該是不會多加理會吧! 那現在我是不是還要慶幸我還可以當他的「妹妹」?至少不是沒有任何關係,我還沒那麼絕望,這應該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3:01:3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六章


『藍敏,妳一整天都沒吃東西了,我煮了麵,趁熱吃吧!』



「婆婆,謝謝。」


『那妳先吃,我還要去洗衣服。』


下午四點,婆婆端了一碗麵給我。我並沒有告訴婆婆我發生過什麼事,萬一告訴她,以她老人家的個性,一定會很緊張的打電話給爸媽報知。


哥已經出去了好久,怎麼到現在都還沒回來?我好想他。


我想我還是回去我自己的房間好了。


我端著麵走回房間,繼續我剛才的發呆。走進去,發現我的床已經被婆婆整理好了,就像什麼事沒發生過,好乾淨。雖然徐皓那傢伙也許不會再來了,可能也不能再來了,但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我仍然會顫抖。


『叩叩∼藍敏,妳朋友來看妳了。』


婆婆敲了我房間門告訴我有朋友來,可是我今天並沒有跟誰有約呀!會是誰呀?該不會是那個笨蛋玫琳吧!


『哈囉!藍敏。』


果然沒錯,就是那個笨蛋玫琳,「幹嘛?」


『藍敏,妳今天怎麼沒來學校上課呀?』


「沒什麼。身體有點不舒服。」其實是因為徐皓的關係所以我才不想去學校。


『我幫妳把今天的筆記帶來了,妳拿去抄吧!還有下禮拜要交英文報告唷!』


「…又要交?那個死禿驢,整天沒事做呀?一天到晚就會叫學生交報告!真是太無聊了他。」


『別這樣說呀!其實這樣我們還可以練習英文呀,以後出國也比較方便呀!』


「妳倒是很樂於交報告嘛…。」


『呵…嗯對了,我要跟妳說唷!妳千萬不要嚇到囉!』


「幹嘛?神秘兮兮的。」我有點不耐煩。


『妳哥今天在學校跟人打架了。』


「什麼?」


聽到這裡,害我的麵差點就打翻在床上了!難怪玫琳叫我不要嚇到,這種事怎麼可能鎮定的聽呢?哥為什麼要打架?快畢業了耶,他在搞什麼呀?萬一被學校記大過那怎麼辦?


「跟誰打架?」


『我也不知道對方是誰。不過妳哥那種表情,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好凶好可怕,異於平常的冷酷模樣。』


「…」


哥一定是跟徐皓!一定是。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3:01:5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七章




已經晚上快10點了,哥怎麼還沒回來呀?我實在很擔心他跟徐皓到底會怎樣?現在我只能在院子裡的涼椅上坐著乾著急,但手裡還是不忘拿著零食大口大口的喀。


車聲?是哥。哥回來了。


我馬上跑到車庫去看哥有沒有受傷,不對耶!哥這麼厲害怎麼可能會有事?我覺得我現在的心情好像不是因為他們打架而擔心,而是…像是在等待男朋友晚歸的小女人!


天呀!我怎麼可以在這個時候還在想這種事情呀?


『在幹嘛?等我回來呀?』我絲毫都沒察覺,哥像貓一樣安靜地走到我旁邊,小聲的靠在我耳邊呢喃。


「啊,哥!」


『幹嘛這麼晚了還在這裡?進去啦!』


哥戴了水藍色的墨鏡,我根本就看不到他的眼睛藏著什麼秘密。還是哥真的受傷了,所以才用墨鏡來遮掩?我很仔細的看著哥的一舉一動,他就連吃飯都沒把墨鏡脫下,事有蹊竅,一定有地方不對勁。


在哥要走上樓去時,我偷偷的跟在後面,我想看看眼鏡下的秘密。


不過我還真沒有當「偵探」的天份,一下就被哥察覺了。


『幹嘛一直跟著我?』


「沒…沒有。」


『沒有?從我進門開始,妳就一直在觀察我,在看什麼?』


「厄…哥我問你,你要老實的回答我。」


『好。』


「你今天是不是跟徐皓打架了?」


『是。』


「…」哥的回答也太爽快了吧!一點考慮也沒有就說出口,難道他都不知道我會為他擔心嗎?大笨豬!


『就因為這樣,所以你從剛剛看我到現在?妳吃飽撐著呀!』哥從書包拿出鑰匙準備開門進房去,我馬上拉住哥的衣角不讓他走。


『幹嘛?』


「那你為什麼從剛剛到現在都不脫眼鏡?連吃飯你也沒脫掉。你…是不是受傷了?」


『…想看?』


我用力的點頭,我很害怕,卻很期待。


哥嘆了一口大氣,舉手慢慢的脫下眼鏡,用那雙非常不耐煩的眼神盯著我看。


天呀!右眼角下都淤青了,徐皓下手也太重了吧!我緩緩的伸出手想去觸碰,當我輕輕的碰到時,可能因為我還是太大力了,哥痛的把臉撇開,轉身進房。


「…」都是因為我的關係吧!雖然我很心疼哥的傷,但心裡卻多了一份小小的甜蜜,哥竟然為了我去跟徐皓攤牌。


我興奮的衝下樓去廚房拿了顆蛋,準備煮熟然後包在布裡,讓哥敷在眼角下。啊!乾脆再幫他泡杯綠茶好了,為了表達我的感謝。


「哥,我可以進去嗎?」


我敲了好久的門卻都沒有反應,怎麼回事呀?不管了,既然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啦!進到房間,怎麼沒看到哥在電視機前面呀?真反常。我東看西看,發現哥已經躺在床上睡著了。


我走到床邊,看著哥熟睡的表情,聽著他平穩的呼吸聲,讓我覺得現在的我好幸福。我把蛋跟茶放在床櫃上,蹲下來靜靜的端詳著哥的臉的每一部份。


濃眉,那雙緊閉已進入夢鄉的雙眼,雖然受傷了,但是我還是覺得好完美。高挺的鼻子,就像是外國混血兒一樣。嘴唇…,美麗的唇形勾勒出生動的表情,讓整張臉看起來更為迷人。


「哥,你知道嗎?我愛上一個永遠都不能愛的人,但是我卻無法克制我自己,你說我應該怎麼辦?」


『那個人是誰?』 哥突然眼睛睜開反問我一句,我嚇的跌坐在地上!哥不是睡著了嗎?怎麼會突然醒來呢?哎呀…好糗啦!怎麼辦?現在我該怎麼圓場呀?




『藍敏、藍敏,妳怎麼啦?』玫琳搖晃著我的身體,到現在我還是不敢相信我到底聽到了些什麼。 哥…怎麼那麼衝動?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3:02:06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八章


『妳說的那個人是誰?我可以知道嗎?』



哥用手撐起身體坐起,眼睛雖無神的看我,但是卻有一種莫名的壓迫感。怎麼辦?都是我看的太入神了,這張嘴才會亂講話。


唉唷…現在我該怎麼回答呀?


「厄…嘿…跟你說你也不認識呀!還是不要知道的比較好。我…我累了,先回去睡了,晚安!」


我用飛快的速度馬上從地上爬起來衝向門外,回到我那個安全的窩裡躲避。我想我一定冒了很多冷汗在額頭上吧?天呀,這真的是我人生中最糗的一刻了。


「呼!媽呀…嚇死我了,哥不是睡了嗎?突然清醒是會嚇死人的耶!…」


我成大字型躺在我那張雙人床上驚魂未定,繼徐皓的事情之後又來了一個「老哥裝睡記」,我的命只有一條,萬一嚇死了,那怎麼辦呀?


對了,現在不是緊張的時候,我應該想想明天看到哥該怎麼回答他才對。以他的個性,他一定會問我的,只是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口。


說…那個人是有婦之夫!拜託,這太可笑了。


還是說…那個人已經有女朋友了!唉唷,哥才不信這一套呢。


不然就說…我是同性戀!媽呀,殺了我吧,叫我說這種謊。


我到底要怎麼說呀?


哎呀不管啦!反正明天一定「船到橋頭自然直」的。


對。 還是先睡覺比較好。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InPowerS.Net

GMT+8, 2018-12-14 01:5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