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owerS.Net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樓主:

我愛上了..我的哥哥..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3:20:10 | 顯示全部樓層
下了飛機,拿了行李,少華叫了輛計程車將我們載到飯店門口,我覺得並不遠啊!但是


少華堅持一定要坐車,沒辦法,只好順了他。


進到了飯店廳,check in 的事情當然也是由他來負責,我在一旁看他用著一口流利的


英文與櫃檯人員作交談,認真的神情與帥氣的臉龐是我之前都未曾認真看過的。


今天是我真正這麼安靜的在旁邊這樣看著少華,內心的聲音突然說著:認真的男人真的


很帥。


「好啦!我都辦妥了。」


他將鑰匙交到我手裡,「這是妳房間的鑰匙,我們住隔壁而已,這樣我也比較能照顧


到妳。」


「我又不需要你照顧。」臭美!你以為本姑娘是好欺負的嗎?跆拳道才不是練假的勒!


「嘴這麼硬,真是一點都不可愛。」然後看著他無奈的提起我跟他兩人的行好走向電


梯。


我擠眉弄眼,朝少華吐了個舌頭做了鬼臉,「不可愛就不可愛!反正我多的是有人要。





突然我聽見我的手機鈴聲響起。太神奇了!想不到出了國我的手機還可以通,我想這應


該也是玫琳幫我弄的國際漫遊吧?


打開包包,翻找著我的手機,疑?是....是哥!


他....幹嘛打電話找我呢?有點詭異,不過我還是先接了再說吧。


「喂。」


「妳在哪裡!?」急促且著急的聲音直衝我的耳膜,差點就要聾了。在異鄉耳聾不是件


好事啊....

「我知道妳不是跟玫琳去!快說!妳現在跟誰在一起?」



糟糕!哥怎麼會知道!?難道說是玫琳說溜了嘴?唉啊....那個笨蛋,自己不能來就算了


,居然還想拖我下水害我!


「我....」說我一個人?哥不可能相信的;但是我又不能說我是跟少華同行。


「我知道了,是不是那小子?」


你是猜對了啦,但是...這又不是我自願的,別說的好像是我自願的一樣。「...對啦


。不過....」


「沒有不過!check in 了沒?還沒就趕快搭下一班飛機給我回來;如果check in 了馬


上退掉,總之妳不准給我跟那小子一起!」


聽著哥心急如哥焚的聲音在電話另一端傳來,高興與無奈同時在我內心產生。高興是


因為哥在乎我,似乎很怕我被少華搶走,無奈是因為現在這種情況叫我能怎樣?就如同


少華之前跟我說的,『難道要帶著遺憾跟不甘的心情回家嗎?』我都已經踏上日本這塊


土地了,現在才叫我打住回去,我又怎麼會甘心?


「藍敏,妳有沒有在聽?」


我深呼吸了一個。「....一週後我就會回去了,再見。」


不給哥任何開回口的機會,我馬上把手機掛斷,因為跟哥爭辯一定會輸,而且這樣說


下去也不是辦法,現在就只能騎倒戈不要衝動的馬上回房整理行好然後搭機到日本來


就好。


「唉....」


「管妳還管的真嚴啊!連出來玩都像個老媽子一樣。好有趣喔!」


一付看好戲的樣子,你以為我聽不出來你這番話的意思嗎?「閉上你的嘴!」


你這麼心急如焚的關心我的一舉一動究竟有何意義?你我明明都知道未來是不可能,為


何我倆還要苦苦相逼?

只要你放的下,或許固執的我也會跟隨著你的腳步學習釋懷。



可是....你的一言一語,都不斷的讓我燃起希望期待。


我害怕這樣的自己,害怕這樣的現在,更害怕將來的我們會變成如何....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3:21:53 | 顯示全部樓層
「嘎?」我…我已經說了?有嗎?我狐疑的幾秒鐘,最後在我看見哥的詭異笑容之後我還是忍不住性子的扯開嗓音解釋。


「那根本就不算!我祇不過是重複了你說過的話而已,那根本不是出於我自願!臭美王,我限你三秒鐘之內滾出我的視線範圍,不然別逼我用踹的把你踹出房門!」

什麼嘛!這個笑容根本就像是撿到了便宜一樣,有什麼好高興的!?這一點也不好笑!

哎唷…我現在到底在幹嘛啊!這是我房間耶!搞的被喧賓奪主一樣,害我坐哪都不對,都是哥惹的禍!誰叫他要開這種玩笑?

就在我下達完逐客令的同時,哥也起身了,正當我有些暗自高興的時候,右手腕突然被瞬間抓住。

哥…離我好近!喂喂喂,我可是先警告你喔!要是你敢輕舉妄動的話,就算你是我哥,我也一樣會毫不客氣的!縱使…你曾是我心中最愛的那一個人。

「這麼緊張想趕我走,莫非是…心虛?」詭譎的笑容又上揚了。

心虛?「你、你在胡說什麼!我又沒有作什麼,為什麼要心虛?我、我只是想提醒你,不是每個女生都會拜倒在你的笑容底下的。」我話都解釋完了,怎麼手還不放開啊?

我扭動著手想努力甩開,卻發現徒勞無功,真可惡!人說「養兵千日用在一時」,本姑娘我好歹也是從小就學了跆拳道跟柔道來鍛鍊體能,現在居然一點用也派不上!

事實證明了:男生跟女生果然還是有差的。莫非我小時後都打贏哥只是因為他故意對我放水?喔天啊!要真是這樣,那我還真該拿我的頭去撞豆腐了,虧我以前每次打贏了都還在他眼前活蹦亂跳的炫耀給哥看,現在回想起來,當時哥的表情好像是…不屑一顧。

「妳…」一個單音勾起了我想知道哥接下來想說的話。

撇開臉不看那張令我又愛又恨的臉蛋。「有屁快放,有話快說,別浪費本大小姐的時間。」

哥小聲的笑了一下,這又有什麼好笑的?今天的哥一定是生病了,不然怎會無端端的附贈給我這麼多年都無法看見的笑容呢?

「妳怎麼樣都不肯承認『妳愛我』的原因,應該只在於我們是『兄妹』的關係吧?又或者是另外一個原因,羽晴的關係?嗯?哪一個?今天要是不說個清楚明白,我想妳應該清楚我的個性,追根究底。」

我很不想回應,笨蛋,你明明就應該知道,就算現在說喜歡我愛我,那也只是一時間的迷惘,你只是因為不願接受和承擔失去羽晴姐的痛苦,但隨便對妹妹說出這種話,不覺得太過分了嗎?別再玩弄我!我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愛哭愛鬧只想跟在你後面的小跟班了。

用力的甩開手,背對著哥望向天空。

「你應該知道的。你應該知道自己最需要而且也真正需要的人是誰,我可以很肯定的跟你說:那個人,決不會是我。」

你該清醒點了,藍翼,睜開你的雙眼,敞開你的雙翼,你本應該是自由自在飛翔的,你本應該是無拘無束的,現在的你,只是困在一個由你自己想像出來的牢籠裡,解開了,世界就會是你的。

腳步聲由後離我越來越近,他還真的不死心的想追根究底。

一隻大掌撫上我的頭,很輕,很柔,爾後我感覺到頭頂似乎有種溫熱的感覺,那是哥的吻落在我頭上,簡單的就像是要給家人間鼓勵打氣一般,但卻又可以從中感受到一份濃濃的柔情與寵愛。

「我等妳。」在這句話說完之後,那停留在我頭上的大掌已離去,溫度,也漸漸被風輕描淡寫的帶過。

什麼?等我幹嘛?為什麼哥總是要說些令我困擾的話?這不是我認識多年的藍翼。我快速的轉過頭想問個清楚,只是人,已經安靜的從我房中消失離去了。

我用掌心捂著臉,我不要你等我,我不要你再這樣鑽牛角尖下去,你跟我是永遠都不會有結果的。是你讓我明白我們之間的未來有多渺茫,就在你說出「我好像愛上了妳」的這句話開始,我終於…看清楚了我們的未來。 那是個佈滿荊棘和充滿黑暗的森林。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3:22:07 | 顯示全部樓層
一夜難眠的我似乎滿臉倦容,走進浴室望著倒印在鏡中的那個我,天啊!黑眼圈也不小心跑出來湊熱鬧了,氣色也比先前差上一倍,不是吧?難道原因就是出在我一夜沒睡飽的關係?


算了!為了能出門別嚇到路邊的行人和狗,我只好在臉上略施點小魔法讓自己看起來沒這麼狼狽才行,畢竟今天我還要上班呢。

此時我的手機鈴聲大作,「聽聲辯人」,是的沒錯!又是那個天天都來吵我煩我和無時無刻都想給我意見跟肩膀的男人-棠少華。

接起電話。「喂,幹嘛?」

「早安!昨晚睡的好嗎?」真可惡!哪壺不開提哪壺,偏偏說到我最傷心的地方,而且聽他的口氣就是一付剛吃飽喝足的樣子,在高興什麼啊?

「睡的好不好要你管,打來幹嘛?」

「妳知道的啊,接妳上班囉!我還以為你這隻小懶豬還在賴床勒!」

什麼嘛…,一付想嘲笑我的口吻,想嘲笑本小姐,你算哪根蔥啊!「你現在是在嘲笑我嗎?告訴你,本小姐現在心情不好,因為沒睡飽,再加上你剛才的話,構成了我不想給你接上班的理由,所以,現在你可以自行掛斷電話準備前往公司上班了,不需要再大費周章繞到我家來再去你公司。」

「喂、喂、喂!好啦,對不起啦少奶奶!別生氣啦!我剛才只是開個玩笑啊,好啦,那今天請妳吃一餐好嗎?就當作是我亂講話的補償,好不好嘛?答應我啦…,藍敏…」

太奸詐了,居然搬出這一招想逼我就範,不過…,「好吧,就給你個機會補償,等一下來了再約時間。」既然有免錢的飯可吃,幹嘛要和自己的情緒過不去呢?

呵呵!答應了也無坊。

掛上電話後我下樓將早餐用完,然後提了包包準備等待棠少華過來。打開大門時,我突然感覺到背脊一陣冰涼,我想我的背上在昨天晚上也突然多了「雷達」這種裝置在上面吧?

因為我可以篤定:這是哥的腳步聲。

「藍敏。」

果不其然,真的是哥!天啊,可以裝作耳聾嗎?真不想理會。我有些膽戰心驚的轉身,「有…有事嗎?」再加上一臉的尷尬笑容陪襯。

「我不希望妳刻意的躲避我,我希望你可以像以前那樣,好嗎?」

這…這是在懇求我嗎?我也不想這樣啊!但是,問題出在你身上耶!講的好像罪魁禍首是我一樣。「你是真不知還是假不知?你現在的舉動跟行為真的讓我…讓我…」很困擾。

但我沒說出口。

「為難?困擾?難為情?」

難為情?拜託,也是啦!身為親哥哥的你突然對我說愛,而且還是情人間的那一種感覺,我是很難為情,甚至感覺到全身寒毛豎起,就像貓咪一樣的想保衛自己一般,老天!你就不能讓我老哥再清醒一點嗎?他平常雖然看起來也很像沒睡醒的樣子,但這個跟那個差這麼多,至少也得讓他腦袋裡的邏輯思想正常一點吧?

我終於知道原來兄妹到最後可以兩情相悅是這麼的…恐怖。

「鈴…」Yeah!我的救星來了!棠少華先生,從我認識你到現在都沒對你說過好聽的話,但現在我要為你至上我最高的敬意,謝謝你!

「喂,我準備出門了,等一下喔!」我飛快的掛上電話打開門跑出,Oh Yeah!棠少華的車就在眼前了,只要再三步,再三步我現在就可以暫時脫離苦海了。

打開車門準備一躍而上的同時,包包卻被哥的長手逮住。

「啊、放手啦!這樣很危險,你手會被夾到啦!」

「妳…」

「咳咳…,呃,如果你們想在我面前上演情侶間的你追我跑的戲碼,我是不介意啦!但是,要玩也得看時間吧?我記得沒錯的話,藍敏應該是九點上班吧!那既然這樣的話,現在再不出發恐怕等一下就會害藍敏被扣薪水囉!」

原本都在一旁保持沉默的棠少華也耐不住的開了口阻止現在眼前的「鬧劇」,我還真是該感謝他的適時出現,要不是他,哥的手也不會如願放開,即使我知道他很不情願。

哥的眼神似乎有些銳利的瞪著棠少華看,我彷彿在他們兩人中間都能感受到那濃濃的火藥味,千萬保佑他們兩個別在這裡起衝突或發生任何口角!

扯開一如往常嘻皮笑臉的面容給我跟哥看,棠少華舉起左手瀟灑的揮了揮。「那…我們就先走囉!bye-bye。」

呼!終於離開那個危險地帶了,我也多少可以鬆一口氣了。轉過頭,「謝謝你了。」

「哇∼,天要下紅雨了,一向牙尖嘴利的小姑娘也會跟人道謝!」還撇過頭丟給我一個太過刺眼的笑容-諷刺加嘲笑。

「混帳!說什麼啊你!別忘你晚上還要請我一頓的說。六點半,在我店門口見。」

「沒問題,一定準時!」

安全的抵達上班場所後,棠少華又給了我一次精神鼓勵。

「加油!開心點,沒有什麼事情不會過去的。我走囉,晚上見!」 真的嗎?沒有什麼事是不會過去的,我也希望如此,但是…就現在的情況而言,我想恐怕很難短時間結束吧?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3:22:30 | 顯示全部樓層
「掰囉!小敏。」


「bye bye。」

在與同事道別完之後,我一個人站在店門口等待棠少華的到來。我現在思緒很亂,如果一切的情勢要演變到這種地步的話,那我寧可跟從前一樣,一個人默默的不讓所有人知道我暗戀哥的事情,我一定會好好隱藏,不透露出一絲馬腳。

再加上哥離開的那段空窗期,我的生活圈又突然出現了棠少華的身影,雖然他對我並不構成威脅啦!畢竟我也沒把他列入談戀愛的人選之一,但現在總覺得偶爾有了他好像也挺好的!起碼,生活不再單調枯燥,我有個免費的出氣筒和垃圾桶,放著給別人用也可惜,自己留著也好。

「叭叭…發呆啊?上車啦!」

疑?讓腦袋瞬間清醒,眼睛瞬間明亮,全是因為那大聲的嚇人的兩聲喇叭聲把我拉回現實,原來棠少華到啦!我走上前打開車門,繫上安全帶之後,「去哪吃?」

「妳決定吧。」

「嗯…」歪著頭想了老半天,路邊攤,不好。因為最近都吃那些清湯掛麵,吃的我整個人都快成了油麵臉了;牛排館,也不好,因為那些牛排的處理不太令我滿意,肉質似乎稍嫌硬了些,而且我感覺調味料的鹹味足足蓋去了原有的鮮美,算了,剔除考慮名單之外。

「想這麼久,很難決定?」看著棠少華的舉動,他用著左手食指尖輕敲著拍子,這是意指著他不耐煩我想這麼久嗎?

聳聳肩。「算了!你說吧,我懶得想了。」

摸著下巴的他,還真給我裝出一付苦惱的模樣思索,裝什麼?

「義大利麵館,怎樣?」

義大利麵館啊…,「好吧。」

「那就這樣囉,好啦出發。」

一路上我跟棠少華沒有過多的言語交流,我的耳邊只是不斷的傳來他車內音響裡所傳出的廣播聲還有車外那呼嘯而過的風聲,好像很吵雜,但卻又給我帶來平靜,這還真是充滿矛盾的想法,我想我天生就是個矛盾的人吧!

到了麵館之後,棠少華很有紳士禮貌的幫我先下車開車門。「嗯?今天這麼好?」

「因為今天是補償的一頓飯,我總得作到讓妳滿意才行啊!」

解開安全帶下車。「你好像挺委屈的嘛,這麼不甘願的話這一頓你也不用請啊。」

關上車門,棠少華還接過我的包包,幫我安穩的提在他手上。「那怎麼可以?我這個人一向是說到做到,我保證妳今晚一定滿意。」

走進店內,服務生過來幫忙招呼,我們挑選了靠近角落的位置,但是往左看去卻可以看見居高臨下的城市夜景。店的位置位在半山上,這樣的高度剛好,不會太高,也不會與平地平行,我可以悠哉的望著夜景讓自己的情緒好舒緩些,另外也可以讓我腦袋瓜子不再多想。

「妳不專心喔!跟我出來吃飯還心不在焉,這樣我可是會很傷心的耶!」

「我哪有。」低頭喝了一口剛才服務生送來的飲料,企圖掩飾過我現在荒唐可笑的行為。

突然我的額上多了一陣溫熱的觸感,我抬起眼。「嗯?」

「沒發燒,還好,我以為心不在焉的原因是因為感冒了呢!原來是另有原因啊。」

話中有話,想套我?「你想知道原因?」

看他喝了一口咖啡,然後面無表情的看向我。

「不˙想。」

「呦,這麼難得,平常這麼喜歡挖人八卦,今天良心發現啦?」 「不是良心發現。」他轉頭望向窗外。「而是尊重妳的決定。妳不想說,我也就不想聽,等妳真正願意了,我再考慮看看要不要當妳的垃圾桶。」

七十四章

安靜卻詭異的氣氛正圍繞著我跟棠少華,他一派輕鬆平常的維持著平常的舉動,而我,一邊喝著剛送上的飲料,另一手好似有些緊張的在進行著手指與手指的戰爭。


在這段安靜的時刻裡,我的思緒開始倒帶。倒回我還是大學生的時候,我老還像個孩子一樣跟在哥的背後羨慕崇拜他,漸漸的,我開始發現我對哥的情感逐漸變質,那是昇華嗎?我想應該不是。我由對哥的親情,而後轉變為愛情,我開始眼光無法離開哥一秒,我開始變的想無時無刻都看的見哥、聽見他的聲音,我也開始幻想有一天哥會跟其他外面的男人一樣,用對待自己女朋友的方式對待我。

但是,我還是聽的見我內心深處那另一個聲音在提醒我:藍敏,不要越陷越深,他是哥哥,身分是一個與妳血比水濃的親人,縱使妳不想承認,但它終究是個事實。

愛情,是會讓人變的貪得無饜的,我發現,我也逃不過這個定律。我真的開始渴望,渴望哥的眼光能注視在我一個人身上,渴望他能發現我對他的情感,然後給我回應,別讓我一個人獨自奮戰痛苦。

而這樣的奢求與期待,卻也因為羽晴姐的出現而有所稍稍熄滅。當我看見哥在對羽晴姐說話的剎那,他變的耀眼,變的有自信,整個人就像有了生命一般,那是跟我一起所沒能看見的。

在面臨與哥要分離的那天,我哭的很慘,簡直是歇斯底里,回想至今,都還覺得有點可笑。當他用那雙強壯的臂膀環抱住我的身體時,我感覺很有真實感,至少在那一秒,哥,仍是屬於我的。依稀還記得哥對我說:『我會回來,這裡還有妳,所以我會回來。』

哥,你的這句話我可以自私的解讀成:「因為我的重要讓你捨不得完全放心的離開,因為我是你生命中重要的人」嗎?

事情,又是從什麼時候失控的?失控成我跟哥成了兩情相悅!哈!果然可笑!到現在我才明白,原來事情發展成自己當初所期待的那樣時,妳的心,便會開始架起防護網來保護自己,並不斷的對自己說著:「這並不是真的」。

當事情變成當初期望的那樣時,妳會發現,事情開始變的複雜不堪,妳會開始發現你們未來的路變的相當未知,你也會開始想,當初自己為什麼這麼希望這件事能如己所願?或許,維持當初的平衡對彼此來說,才是再好不過的。

直到現在,我的身邊出現了棠少華這個男人。

他很不一樣,他跟哥一開始的冷酷到最後對愛情的執著那樣的態度轉變相差甚遠。他永遠只有那兩種表情,不是大笑,就是擺臭臉裝正經,但當他認真起來的時候,妳又會發現,其實他身上正在散發出一種不同於以往的獨特男人魅力。

成熟莫非亦指如此?我不清楚。

但我知道,當我對他有所需要時,他的臂膀總是在第一時間報到,他的笑容總是會在第一時間想辦法馬上把我逗笑。

他老是在我面前醜化自己,但其實他不知道:他有種別的男人沒有的認真面容。

棠少華似乎發現我正在盯著他看。「怎麼?我很好看?」

「如果我說有一點呢?」

嘴角勾起一抹笑。「那我會很感動,因為妳很少誇獎我的外貌。」

「正因為我認為你這個人不膚淺,所以我才視你的帥氣外表為不見。」說真的,在現在這樣燈光昏黃又充斥著悠揚樂聲的餐廳裡,棠少華這個男人…好像真的變的比以前帥了。

「哈!那今天這頓非請不可了,小女孩今晚的嘴巴很甜喔!」

看的出,他的心情突然大好,莫非是因為我的一句稱讚?如果是,那我還是收回前言好了,真的有那麼一點膚淺。

玩笑話開完,主菜隨即上桌,「先吃吧!這麼久才送上來,我想應該已經餓到妳了。」

這是…追女孩子才會說的貼心話嗎?我突然感慨,若是有一天,堂少華再也不對我說這些話了,棠少華再也不在我難過傷心的時候第一時間跳出來安慰我了,那到那個時候,我,藍敏,又會在哪裡呢? 我只能說,我現在又開始在胡思亂想了…

七十五章

用完晚餐之後,棠少華怕我回家的時間太晚,沒有帶我去看夜景,直接驅車帶我回家。


一路上,我們閒話家常,天南地北東聊。「心情有好一點了?」

歡笑後,突然一句這麼樣的正經話又把我拉回現實。我不滿的皺起眉頭,「吼,你一定要這麼掃興嗎?」

他側著臉對我笑。「但問題總還是存在啊!這是事實,不容妳駝鳥心態喔。」

我嘟起嘴。「你、你又知道我會駝鳥?」

「照我這幾個月對妳的認識…會。」

「喂…!」實在讓我無言,雖然真實,但是卻很殘忍。

車緩緩開往家的方向,在這個轉彎口旁,棠少華停下了車,就這樣,我與他兩人坐在一輛車內。

氣氛…好像有些沉重。

突然,棠少華轉向看我。「藍敏。」

「…嗯?」

「我知道,我早就看出來妳跟妳哥之間的關係,我也知道,妳現在傾心於誰。但妳怎能不懂,其實還有個人正在等妳?」

這樣沉重的氣氛也只能說…棠少華,他想對我表白,我是聰明人,不可能看不出來。哪有可能有個男人願意為了一個不愛自己的女人去每天接她上下班、每次在她傷心難過需要有人安慰的時候跳出幫忙、每次在她遇到困難無法抉擇的同時給予她指引?

棠少華,他真的是個很貼心的男人,只可惜,他現在…還不適合我。

「我…知道,但是我…」

當我抬頭正要拒絕時,我突然被一股力道拉的撞進那溫暖的胸膛裡。

那是棠少華的懷抱。

這是我第二次在他懷裡。第一次是在之前海邊想痛哭的時候,但那一次我只有心痛,沒有心動;這一次,好像不一樣了…

聽見他有些加快的心跳聲,我彷彿也能感受到他現在緊張的情緒,這麼近這麼專注的聽著那心跳聲,感覺好不同,我好像有股安全感在心底產生。

也突然有股…想被他永遠環在懷中的感覺產生。

「我知道現在的我這麼做很卑鄙,但是,我也是男人,我無法再繼續忍耐看著我愛的女人繼續為了另一個男人而痛苦煩惱。我明白,愛是勉強不來的,若妳不愛,怎麼逼妳都沒用,那也只有妳的人,而少了妳的心。」

棠少華的嗓音開始變的低沉沙啞,這就是一個男人在認真的時候的聲音嗎?我不得不承認,這樣的嗓音真的很好聽。

但聽見他這樣說,我竟有種難過想掉淚的感覺。他,在遠處一個人孤軍奮戰,為了他的愛情;我,也站在他的遠方一個人孤軍奮戰,捍衛我的愛情。

只是沒想到,我們竟糾纏在這三角金字塔中…

「棠少華…」

「我懂,一切都是我太急了,是我壞了我們之間的友情,若我今天不說,或許明天我們還能若無其事的繼續當朋友。只是現在…」

他開始為了自己現在犯的錯而自責,他可能突然領悟到:或許,這些話仍藏在心裡不讓對方知道,繼續努力的維持住友情的天秤,這樣才是最好的解決之道吧!

我抬手握住他的。「…少華,我不笨,今天就算你沒說出口,我也一樣知道你對我的心意。」

他望著我,很認真,很專注,跟平常的樣子不同。

我揚起微笑,「我不會急於現在拒絕你,只因為我覺得現在你我還不太適合,有昭一日,我們的關係…或許會像你心中所期望的那樣發展。」

聽完我的話,棠少華原本緊揪的眉頭突然釋開。「是嘛…。那在那之前,請讓我努力變成你心目中那最完美的情人與伴侶,好嗎?」

棠少華,因為我剛才的一句話開始有了自信,他對未來開始有了目標方向,他開始認為自己的愛情前途呈現一片光明狀態。

我呢?

我也開始變的期望我未來的愛情不再是楚於模糊狀態下,我要的,很簡單。

一個疼我愛我的男人跟一個值得我去疼去愛的男人,這樣就好了。 這樣…就好了…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3:22:49 | 顯示全部樓層
那天之後,說我跟棠少華之間沒有起變化是騙人的。




沒錯。



我們之間的關係果然起了微妙的化學反應。我們之間的話題不再祇是小朋友吵架的逗弄而已,而是有了深度的話題;我們之間對待彼此的方式也不如以往相同那樣的一方熱誠一方冷淡,而是有了尊重對方的態度。



我不再用我那一貫有些尖酸刻薄又說話帶刺的方式和他交談,而是打從心底說出我真正想表達的話。



「妳…」



「嗯?」剛好哥的聲音在我身後傳來,我疑惑的回頭看向他,他的眼神中好像有著濃濃的感傷氣息。怎麼了?



哥輕笑著搖了搖頭。「沒什麼。只是…突然覺得,這陣子的妳好像…變的不一樣了。」



「是嗎?」我有不一樣嗎?我怎麼感覺我一如往常?



哥起身走近我,抓起我的手放在他的臉頰邊,我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哥的體溫是多麼的炙熱,那是…我當初夢寐以求的溫度。



「妳…好像長大了,變的女人味了。」



我?



聽了哥的話,我怔愣了一下,不懂。哪裡變了?



「我越接近妳,妳就越逃避我,而他,卻可以如此靠近妳的心。有什麼分別?我們同樣都是男人,為什麼妳肯給他機會,卻不肯給我?」



「這…這不一樣,你不能這樣子混為一談!」我的手被越握越緊,緊的我無法甩開,我開始亂了我的呼吸,急欲想擺脫。



「你…又來了!不是說好不要再提這種事了嗎?犯規…」



在我要跑開這危險的範圍時,我卻突然被一股巨大的拉力給往後扯,然後我整個人吃痛的撞上了一片溫熱地帶。



清楚在跳動的心跳聲規律的傳入我耳裡,有些強力,有些震耳,每一聲都好像快打進我的內心深處。



我是怎麼了?不是已經決定好了不要再愛眼前這個人了嗎?藍敏,妳不能一錯再錯了!他是妳哥,妳們不論有多相愛都沒用,不會有任何交集的!



「我真的不懂,真的不懂…為什麼?為什麼我們要做兄妹?為什麼要以這樣的關係相處一輩子?」



突然一陣熱淚瑩框,我還是…愛著眼前的這個男人,我依舊還是…還是眷戀著他的溫度,依舊迷戀著他的笑容。



怎麼會?怎麼會?



我不是已經決定要給少華和我彼此一個機會了嗎?怎麼會…

我瘋狂且大力的推開哥的懷抱,腦袋混亂的跑回房間。老天…!你就不能賜我一個順利的感情路嗎?現在的生活快把我搞的精神分裂了!!

七十七章

「唉唷!我的大小姐,算我拜託妳了,別再嘆氣了好不好啊?我快被妳的嘆氣聲給吵死了!」許久不見的玫琳今天好不容易開始放長假想來找我玩,只是,我卻無法停止我的嘆息聲不斷傳出。




「唉…」



她煩躁的搔弄頭髮。「是發生了什麼天大的事情讓妳這個神經大條的女人煩惱成這樣啊?」



「唉…就是…」疑?剛才那句話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喂!妳什麼意思啊?什麼叫讓我這個『神經大條的女人』煩惱成這樣!我有這麼粗線條嗎?」



「雖然這現象是有比畢業前改善了許多,但不可否認,妳還是神經很大條。」說完還給我點頭如搗蒜,看的我差點沒昏倒。



我不悅的起身,「那倒是喔!那我還真是委屈妳讓妳跟我做朋友囉!妳可以滾了。」



「…疑!?」



怎麼?看妳的表情似乎很驚訝,有什麼好驚訝的,反正不就是『禮尚往來』嗎?



「嘿…那個…我剛才也只是開個玩笑嘛!啊妳也知道我這個人就是心直口快啊!別跟我計較啊…」



求本小姐?要是有這麼簡單就放過妳的話,那我就不叫藍敏!



「心直口快啊…!正確應該是說『刀子嘴,鋼鐵心』吧?」我就看妳怎麼回嘴!敢頂嘴!



「鋼鐵心!?…屁啦!我哪有妳說的這樣?少給我欲加之罪。」



疑?還會不高興扁嘴喔!「好說!妳也不是第一天認識我。」



玫琳當下立刻放棄我們之間的唇槍舌戰,她一手拿著洋芋片送進嘴裡,另一手裝沒事的在空中揮舞兩下,「我不跟妳爭了,從學生時代我就說不過妳!不說了、不說了!」



「挺識相的嘛!」



只見她回頭對我假笑了一下,然後馬上板回臉回過頭繼續看著手上的那本小說。



突然,「我想到了!」



玫琳這傢伙又有什麼餿主意了?「什麼事?如果不是個好事或是好主意,我敢打包票,妳現在就會馬上被我踢出我家。」



「喂喂喂!妳什麼意思啊?是好的啦!」她放下手中所有的東西,轉身坐正看著我。「我從明天開始公司放我一個月的長假休,這一個月我還沒規劃要怎麼過,而且妳看起來心情也不是很好,不如我們一起來去旅行吧!地點的話等一下我們就可以來選定啦!怎麼樣、怎麼樣?」



「就我們兩個?」不會吧?在科技業上班,上到頭殼壞去啦?



「如果你想再多找幾個人的話也是可以啊!還是說…妳想找那個對妳痴心一片的愛慕者去啊?」



我抓準右手邊的抱枕,快速的往玫琳的方向丟去。



「少來了!那是他的事,生活是我的,他憑什麼要跟我一起去旅遊散心?」



突然玫琳笑的奸詐,包准沒好事!



「不然…嘻嘻!」我有不好的預感…「妳也可以找妳哥跟我們一起去啊!」



我就知道!她就是在打我哥的主意。



「免談!更別想!」



拜託!我躲他都快來不及了,哪還有可以自掘墳墓的把他抓去跟我一起旅遊!



「妳考慮看看囉!我是無所謂啦。」



考慮看看嘛…,是可以考慮一下,但是…啊∼算了!不要再但是了!想散心就去吧!

嗯!藍敏,妳就放心快樂的去散心吧。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3:23:19 | 顯示全部樓層
Chapter 82

天已經是我在日本的第四天了,在我那天掛掉哥的電話當晚,我緊張擔心的不能入眠。


好險!他沒有有隔天跑到日本來找我,把我給拎回家。

整天不是東京流行街頭閒晃,不然就是精緻美食之旅,搞的我腿快斷、身體快胖死了!


他難道不知道肥胖是女人的天敵嗎?居然還想用這招害我!


不行!不行!


等一下他要是來敲我房間的話,我得想個理由把他打發走才行。我偶爾也想要自己一個人獨處,老是這樣幾天都他膩在一起,拜託!我又不是你女朋友,幹嘛非得跟佚一起行動?


就在我努力想著推辭理由時,果然!少華來敲門了。

『藍敏~起床了沒啊?』


起床?現在都幾點啦!還敢問我起床沒!...不行!不行!差點就回話了,當然是...,「...幹嘛?」裝死為第一要招。


『妳還沒醒啊?我們去吃東西吧。』


「吃什麼?整天就是吃,快肥死了啦我!不理你,你自己去吧,我想好好休息。」


『嗄~不要這樣啦!如果妳怕胖,那我們就去吃清淡一點的啊,妳根本不需要這樣折磨自己啊!再說,這剛好也是我幫妳增胖的時候...』


什麼!?這句話氣的我馬上從床上跳下來跑去開門!

「棠少華!你什麼意思啊!?我忍你很久啦,剛才居然還敢緰我說那種話,我今天要是沒有好好揍你兩拳,老娘就不姓"藍"!」


『喂喂喂...妳這麼激動幹嘛啊?我話都還沒說完妳就先發制人,未免也太栽贓我了吧?』


「說什麼!你話都給我說的這麼重了,還有什麼好解釋!」火大啊我...


只見他倚在門邊,對著我笑的靦腆,『...妳太瘦了,胖一點...會更美更漂亮。』


我當下只覺得我的雙頰發燙,我...是臉紅了嗎?我並不是因為他的話,而是因為我第一次看見了他那靦腆的笑容,很奇怪,就像是...小朋友在跟媽媽撒嬌那樣的純真。


我...怎麼啦?『...呃...別以為你...你剛才那樣說我就會高興,哎呀隨便你啦!』氣死我了,居然讓他化險為夷,給我記住!


『前幾天...妳很擔心妳哥的事吧?』


我停住了我的腳步,轉過身,「你...」我詫異的說不出話來,因為我自認為我沒有表現出來,但是沒想到這傢伙居然會這麼細心,連這樣的感覺他都注意到了。


『事實上...他確實有在隔天抵達日本。』


「什麼!?那你...」


『我沒跟妳說是因為我害怕,因為我知道妳哥是認真的,我害怕他把妳帶回去,我害怕沒能有跟妳獨處的機會,所以我努力的說服他。』


「我哥他...沒有對你動手吧?」哥現在變的非常衝動,所以我會擔心不光祇是他會來而已。


『是沒有這麼嚴重。只是...他還是給了我一拳,還警告我,要讓妳平安的回去他身邊,不淮跟妳太靠近。我當然會保護妳的安全,但是叫我不接近妳...這我似手辦不到,所以他為此而給了我一拳。』


「什麼!?那你為什麼不跟我說?你為什麼...」


『因為我不想看妳痛苦的周旋在我跟妳哥之間!』


我好自私!當下我覺得我真的好自私!我貪圖少華的關心,又想擁有哥的愛戀,我明明知道這樣對我們三個人都不好,都是痛苦,而我...卻不願意親手結束這一切。


『我愛妳。我無沒看著妳為愛痛苦,我無法取代妳哥在妳心目車的地位,我明明知道不可能,卻還糾纏著妳不放,可是我只想知道,我...到底有沒有機會?我有沒有可以疼惜妳的機會?看見妳的堅強只是偽裝,我是真的心疼,為什麼我不行?』


他伸手將我拉進他懷中,我聽見他的心跳混亂的不像話,「少華,我知道我很自私,但是現在...我真的放不開...真的放不開!」


『妳對妳哥是愛戀?還是依賴?妳分的清楚嗎?這兩個是可以被模棱兩可的,妳真的能分辨嗎?』


我...因為少華的問題...在內心而產生了動搖了。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3:23:36 | 顯示全部樓層
他鬆開懷抱,雙手緊扣在我的肩膀,『我說過我會等,但是,妳我都知道等待是煎熬的,為什麼妳要這樣欺騙自己去等待一個永遠都等不到的人?用心體會觀察,妳會發現誰才是最適合妳的,不是嗎?』


「那你覺得...你真的有一天可以等到我的回應?」我反問了他,因為我不斷的在傷害他。


『我可以。』為什麼他的很神可以這麼堅定?沒有半點疑惑,為什麼他會這麼有自信?

「即便最後我給你的回應是你不願意聽到的?」


『這是我的選擇,我說等,我就會等。』



是嘛...,人家常說,"要忘記一個人很難,但是要重新接受一個人是很快的",少華,我也希望那一個人...會是你。


利用你來幫助我忘記對哥的情感,似手有些自私,「你不用等了。」


在我說出這句話時,我讀出了少華眼中的絕望,「要我忘記我哥的話...沒有別的,...你...」我希望你就是那一個人。


『我知道了...』他將手再一次的鬆開,我前一秒才擁有過這個男人溫暖的懷抱與誠懇的心跳,而下一秒這個男人因為我的一句話而鬆開了他那令人捨不得的溫暖。


「...你就努力的來追我吧!」


只見那快踏出房門的雙腳停了下來,少華飛快的轉過頭看我。


我笑,笑他的舉動,笑他自以為已經被我判定出局而決定像個落敗者一樣離開房間的樣子。


『妳...妳說什麼?』


我堅定的望著他的眼睛,「要我忘記我哥,沒有別的,你就努力的來追我吧!」


『真的...?妳不後悔剛才的話?』


「嗯,不後悔。」


下一秒,我感到天旋地轉,因為少華開心過頭,居然把我整個人都抱起了。看見他此時此刻的笑容,我似手...也跟著開心了起來。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3:24:03 | 顯示全部樓層
他的確開始展開對我的攻勢了,不過,卻不會比先前的舉動要來的誇張。


這樣我覺得很好。


我很怕因為我那天的這樣一句話,讓他的舉動跟之前完全一百八十度的


人改變,比如就像是一般男孩子的送花行徑啦、禮物啦、說的天花亂墜


的甜言蜜語啦!


好險這些少華都沒有。

是因為他本身就是這樣?還是他早就洞悉到我內心的想法?


如果是,也太扯了。


『藍敏,小心!』



「疑?」什麼?


在我還來不及回神的同時,我早就一頭撞上神社的門柱了。哇勒...沒


想到會這麼痛,痛的我...都說不出話來了,眼淚也提早一步飆了出來





『還好吧?妳在發什麼呆啊?連帶妳來神社拜拜都可以心不在焉,妳怎麼


號?』


少華似乎相當心急也想當關心我,他二話不說的大手將我抄起。


「哇~你幹麻啦?」


『妳痛的根本就不會走了,我先抱妳到旁邊休息一下,坐在這裡多難看


。』


「難看的也是我,關你什麼事啊?」拜託!我還真是自找的...


此時他馬上給了我一個陽光般的笑容,『妳是我未來的"伴侶",我怎能


任妳不管?』


我想...我現在的臉一定很紅,因為我感覺的到我的丙頰是發燙的。聽


完這番話害我尷尬的不知道該把眼神放在哪裡,「你...在說什麼啊!說


這種話...都不害臊的喔...噁心死了...」氣死我了!根本就是故意想害


我尷尬!


『原來...小敏在害羞啦?』一臉就是等著看我如何回應的臉!

小敏...?聽的我急忙破口大罵。「誰...誰准你這樣叫我的!?...噁心死


了...不准叫!」


『妳別亂動,我先幫妳看一下撞到的地方傷勢怎樣。』


因為這句話,我只好乖乖安靜的坐在他的人腿上任由他擺佈。


『哎呀..都撞的紅腫了,看的我都心疼了...』


雖然他口中的話很噁心,但是當我的眼神對上他的雙眼時,我卻看到的


是真實的在乎與疼惜,那是出自真心的,不是虛假的。


一個人...要在什麼樣的心境下,才會這麼自然而然的流露出對一個人


的真心?


或許,就像少華現在這樣的心境吧?


「只要我沒有變笨就好了。」反正撞到頭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我還不是


平安的把大學給唸完,安啦安啦!


『但還是的擦個藥,不過...』


「我們哪有帶藥?你腦筋秀斗啦!」


『我有。』


疑?我怎麼從來都不知道你是個這麼細心的人啊!正當我在懷疑的時候,


少華突然將我的臉往他的方向拉去,當我以為他要趁人之危時,他溫柔


的在我撞的紅腫的大包上烙下一吻。


感覺...暖暖的...跟哥的...不一樣。


他拉開我,認真的看著我的雙眼,『我對妳的愛就是最好的藥。我希望


這樣可以幫到妳,但我更希望的是能治療妳的心。』


「我...」


我是怎麼了?當下有那麼一秒我竟然想衝動的脫口說出接受兩個字。這


是怎麼了?


『我不急著妳的答案,雖然我知道目前或許還不太可能,但是我想我的


機會還是滿大的。』


「何以見得?」


『如果我沒有機會的話,我想妳應該也不會讓我像這樣抱著妳這麼久。


看來妳是習慣我囉!』


嘎!?真的耶!我從頭到尾都一直讓少華這樣抱著,而我也就這樣自然的


坐在他的大腿上,這...這姿勢...根本就像是熱戀中的情侶一樣嘛!


可惡...「放我下來了啦!你這個耍心機的臭傢伙...!」


『哈哈...』


聽見他那爽朗的笑聲,我雖然有些生氣,但內心卻有部分感到喜稅。


我...好像真的已經在慢慢的忘記哥了...


好像真的已經把那樣的錯覺給埋藏起來了...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3:24:54 | 顯示全部樓層
今天是我待在日本的最後一天,稍晚我就要搭飛機回台灣了。


當我正著手進行整理行李的時候,我的思緒,卻飄到哥身上了。


哥他...還是來過了,只是沒讓我知道看見而已。而這幾天,不可否認的我真的對少華有些感覺了,也許接受一個人很很簡單,但是...要忘記曾經那個讓你這麼愛戀的那個人,我卻覺得很困難。


「小敏,妳好了嗎?」少華的聲音在門外傳來,他的動作未免也太快了吧?


「快好了,我門沒鎖,你自己進來吧。」如果換作是以前,想進來,門都沒有!


他輕輕的推開門,這個動作也好像是在輕輕的推開我內心的那扇門,那樣輕柔,那樣自然。


而我...竟然哭了。


「我跟妳說喔...啊!妳怎麼啦?幹嘛好端端的哭起來了?」


因為我的落淚,讓少華嚇的不知所措,才一開門就拔腿往我這裡跑來,聽著他的聲音,越是這樣安慰我,我卻越想掉淚。


「哎呀!怎麼會越哭越嚴重啊?到底怎麼了嘛?不要光是哭啊,這樣不說話我很擔心耶!」


他雙手捧起我的臉盯著看,我因為這樣的舉動而覺得害羞和丟臉,所以臉也就跟著紅了。


「紅眼睛,紅鼻子,現在是紅臉頰囉!」他笑的燦爛,我哭的嚴重。


「誰叫你...這樣...盯著我...看!放手啦!」


我掙扎的想別開臉,卻被少華牽制,「可是我就是愛看這樣的妳啊!有點倔強、有點溫柔;有時候像個小男生一樣,可是有時候又像隻小貓一樣會撒嬌。原來我現在才開了解妳,原來我現在才看到妳這些樣子,總感覺又更認識了妳。」


聽著話,雖然不哭了,但是眼淚在眼框打滾,好像也好不到哪去。


「小敏,給我時間,給我時間更了解妳,給我時間更認識妳。我不會讓妳哭,如果哭,也是因為感動,我只會讓妳笑,因為,妳笑起來就像天使一樣,我就要這樣的妳。」


又落淚了....


我這不爭氣的眼淚,不爭氣的我。


「不要哭囉!再哭就不美了。」


然後少華似乎是用唇代替他的手,親吻過我的額,然後到眼角把淚吻乾,順著臉的弧度來到了我的臉頰,因為上面也留有我剛才留過的淚痕,最後他停在我的唇邊。


我們...要親吻了嗎?


我緊張的閉上雙眼,「我好像趁人之危了,抱歉。」


疑?我張開眼,看見少華笑著跟我道歉。


「我們的第一個吻應該要在最美的地方才行,像這裡...」他還顧四周,我也順著他的眼神看,「不行。」


什麼?你也太會裝了吧!平常就在對我吃豆腐了,現在這樣...居然...當君子!!


「偽君子!滾開!」我毫不留情的一腳就把少華踢開,真是氣死我了。


「很痛耶!妳在幹嘛...等等,我知道了!」


他露出準備挖苦人的笑容,「我管你又知道什麼了,走開啦!」


少華突然起身將我抱個滿懷,「妳在期待我!對吧?我說的沒錯吧!妳在期待我吻妳,妳在期待我有下一步,可是我打住了,所以妳不高興!對吧?」


不用說!我現在一定滿臉通紅,「誰期待你啦!滾開啦...」


「我好高興喔!小敏在期待我『有所作為』!哈哈...」


少華,我要謝謝你,感謝你的付出與不計較,讓我可以順利的走出愛戀我哥的世界。


我想現在...我可以開始放手愛你了吧!
 樓主| 發表於 2006-9-13 23:25:23 | 顯示全部樓層
經過了快四小時的旅途,我踏上了台灣的土地。


這次...要勇敢說出口了吧!


我看著少華的背影,我想...這次有個人陪我,應該可以勇敢了。


「敏!」


一個呼喊,劃破了整個機場空間,我跟少華同時回過頭去看,是哥。他急促快速的朝我這裡跑來,我感覺到下一秒他要將我抱進懷裡,千萬不要這樣做啊。


「敏!」然後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我拉往他懷裡,「妳終於回來了!怎麼樣?那小子有沒有對妳怎樣?」


那小子...少華嗎?「他很好,只是...」


「只是什麼?」哥擔心的看著我,我這次一定要說,這樣說出口代表著我死心也要讓哥死心。


「...」


「只是我們兩個默許對方了,『大哥』。」


少華先行我一步把話說出,而且還故意喊「大哥」,這分明就是挑釁。


「什麼...!?」


哥放開我,馬上衝向少華,緊緊揪起他的衣領,我見狀況不對,馬上也跟上前阻止。


「哥!不要這樣...」


「小敏,這是我跟妳哥之間的決鬥,不要插手。」


「藍敏,妳讓開!」


他們...認真的要打起來了,在機場打架,怎麼可以!?


「你說過會好好照顧我妹的!結果呢?」


「小敏是心甘情願的。」少華面對我哥的激動卻絲毫不為所動,為什麼他可以這麼鎮定?或許下一秒他會被哥打趴在地上,這樣也不怕嗎?


「不准你喊她小敏!!」


「我是經過她的同意才這樣叫的,我從不強迫任何人,感情也是。」


「你這小子,少給我說的冠冕堂皇!」


眼看哥的拳頭已經舉起來了,我馬上奮力的擠進兩人之間,只是...我是保護少華這邊。


我敞開手,面對著哥,「不要!」


「...什麼!?」


「我們只是兄妹,不可能的!」


我終於說出口了,「你只是受不了羽晴姊離開你的打擊,你說你愛上我也只是你的錯覺,是少華讓我明白這一切,我知道他會是適合我的那個人。」


「怎麼可能!?妳怎麼會知道他就是那個人?妳不要被騙了!」


突然少華將我抱入懷裡,「我能給她你所不能給的,或你能接受這樣的關係,但是小敏的 感受你在悽過嗎?這個社會能接受你們嗎?我無法看著我深愛的女人痛苦難過,所以我選擇大膽放手去追求,而不是像你這樣不斷的去限制切。」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聽了少華的話我的眼淚一直掉,想停卻停不了。


這麼多年了,我一直帶著我樣的心情在活著,直到少華的出現,讓我的心起了不同的漣漪,我終於明候,什麼是親情,什麼是愛情。


下一秒,我看見了哥的眼淚,這是我第二次看見,上次看見是他為了羽晴姊的離開而感到遺憾哭的,當時的我看了整顆心都揪了一把亂;這一次再看見,我不再心疼,而是感到抱歉。


「真的...是他嗎?」哥望著我,問了我這個問題。


我回頭看了少華一眼,他什麼也沒說,只是微笑給我,似乎是在幫我打氣,似乎在對我說著:沒關係!不管發生什麼事都還有我在!


我微笑了。


「沒錯!就是他!」


我們三人眼神相戶交會,最後哥看著我跟少華,露出了苦笑。


「這如果是妳的選擇,我...接受。答應我,以後要幸福,好嗎?」


「哥...我答應你。」


變了個臉,哥那充滿殺氣的眼神往少華那看去,「不准辜負我妹,如果讓我知道了,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不用你說,」突然少華往我臉頰上落下一吻,「我也會守護她的幸福!」


「少華!!」幹嘛在大廳廣眾下這樣啦!」


「偷了一個香,我更有信心囉!」


瞧他那皮皮的笑臉...算了!原諒你。



待續....
發表於 2006-9-13 23:31:52 | 顯示全部樓層
那麼長 沒興趣


(謎音:那你回文 幹嗎)


不 我說出我的感相而已
發表於 2006-10-13 15:54:29 | 顯示全部樓層
請問會唔會繼續post架呢?因為寫住"待續"的,如果唔繼續post…而我又去睇,咁咪唔知ending?
發表於 2008-5-11 09:55:51 | 顯示全部樓層
好不容易看完 結果是待續= ='

可以貼完整篇文章媽..
發表於 2008-9-26 10:45:05 | 顯示全部樓層
(三年后)
「快點快點!新娘車來了,攝影師…」
哇嘞!想不到我跟少華這麼一文往就是三年,轉眼間,我居然要嫁給他了。
坐在車裡的我,看著那雙緊握住我的大手,是如此的溫暖、如此的讓人心安,不過只要一回想起少華跟我求婚的那個樣子,我就不由得想笑。
平時天不怕地不怕的他,想不到當天居然也會結巴。
還記得我們在北海道小樽運河旁散步的時候,我還記得,那時候的天氣晴朗,天上的雲層美得讓我感動。
就在我們要上階梯的同時,少華在我身後停住了他的腳步。
「少華?」
我開口問他,只見他不知怎麼的,狀似緊張的模樣,都冒冷汗了,現在想起來,當時他的內心應該很擔心我會不會答應他吧!?
「小…小敏,我…」
我不發一語的站在階梯上往下看他,雖然他矮了我幾階,但是那右手卻還是緊牽著我的手不放。
「你怎麼了?不舒服了嗎?」
我當時還笨得問他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後來我跟玫琳說,還被她罵了一句:傻蛋!
拜訪!我怎會知道他當時是想跟我『那個』啊…
「我們…在一起也三年了,我發現,我比從前更愛妳了,我…」
「我也很愛你啊!」
「這幾天我想了很久,我知道…我現在說出來妳會覺得太突然,可是…可是我還是想說,還是想問妳。」
「嗯!」
然後,下一秒他誠摯且認真的單膝跪下,看著我問:「小敏!妳…願意嫁給我嗎?」
就在我亳無防備的這個時候,就在我亳無心理準備的當下,他問了我這個問題。
當我看見他單膝跪下的時候,我嚇了一跳,心裡還想著:他該不會是要跟我開玩笑吧?但沒想到,他居然是這麼認真的,彷彿是想用他那眼神讓我知道,他一定會給我幸福。
「小敏!?」
煞那間,感動與驚訝全都擁上心頭,我,就這樣哭了出來。
下一秒,我就在他那溫暖的胸膛裡。我知道!少華很怕我哭,因為他之前有發過誓:「我不會讓妳哭,如果哭,也是因為感動,我只要會讓妳笑,因為,妳笑起來就像天使一樣,我就要這樣的妳。」
「我說這些話不是要讓妳哭的耶!真是的!」
「…感動…」
「什麼?」
「…我…答應…」我輕輕的在他的懷裡點頭答應。
「真的?」
下一秒,我的世界在天旋地轉,他啊!又開心得跟個孩子一樣了。
你說我笑起來跟天使一樣,所以你要我;我說你笑起來跟個孩子一樣,所以…我也要這樣的你待在我身邊。
「在想什麼?想得這麼入神?」
我看著少華,幸福的笑容漾開了,我知道,就是我眼前的這個人, 他會讓我幸福。
「我在想你我笑,像個孩子。」
他皺了眉,「這樣不好?」
我們互看了幾秒鐘,然後笑開了,「這樣很好,很好。」
是啊,這樣很好。
車子抵達婚禮現場時,我一下車,就看見哥在我眼前,他還是這麼帥氣,還是這麼挺拔。
「我的新娘啊!你看帥哥看得這麼入迷,我可是會吃味的喔!」
少華附在我耳邊小聲抱怨著,我轉身輕打了他的頭一下,「他是我哥耶!」
在我經過哥的身旁時,我也小聲的跟哥說了一句話,說完,我們笑了。
「我找到幸福了,現在…該你囉!哥。」
是啊!現在該他找幸福了,我的手已經有人牽了,現在該是有人來牽我哥的手的時候了。
這一天,天空藍得好美,美得…我們都睜不開雙眼了,因為太幸福了…

                                                                 END

內容來源 澳門凸區論壇 http://www.MacauBBS.com
發表於 2008-10-1 16:23:37 | 顯示全部樓層
好看~~還有沒有?
發表於 2008-10-20 01:48:18 | 顯示全部樓層
isee isee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InPowerS.Net

GMT+8, 2018-6-21 22:0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